欢迎您访问中国科普作家网!入会申请

中国科普作家网 China Science Writers Association

感恩“两座桥”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 徐传宏 2019-09-24 16:00

题记

要过河就需要桥和船。

——茅以升

“桥”是古今文人墨客所钟情的事物之一。如刘禹锡的“桥东桥西好杨柳,人来人去唱歌行”、杜牧“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温庭筠的“宜城酒熟花覆桥,沙晴绿鸭鸣咬咬”,等等。

石拱桥的桥洞成弧形,就像虹。古代神话里说,雨后彩虹是“人间天上的桥”,通过彩虹就能上天。我国的诗人爱把拱桥比作虹,说拱桥是“卧虹”“飞虹”,把水上拱桥形容为“长虹卧波”。

石拱桥在世界桥梁史上出现得比较早。这种桥不但形式优美,而且结构坚固,能几十年几百年甚至上千年雄跨在江河之上,在交通方面发挥作用。

上面两段引文,出自科普作家、桥梁专家茅以升科学小品《中国石拱桥》中开头的两段。

茅以升在《科普创作概论》(章道义 陶世龙 郭正谊 主编 北京大学出版社1983年9月出版)一书的序言中说:“科普就是传输科学技术的桥和船”。他还说:“科普这个桥和船,还更多的体现在人材培养上”。

参加工交科普活动的主要有三方面人,即科普作家、科技出版社的领导和编辑,以及热心于科普事业的企业界人士。为使参加科普活动的各方面人都各有所获,并形成一股1+1+1>3的合力,我们从一开始便给自己提出了“搭好两座桥”的任务。一座是连接科普作家和出版社的桥,另一座则是连接科普作家与企业界的桥。我也把搭好这两座桥作为自己组织和参加科普活动的目标和价值追求。

——引自陈芳烈《我的科普情结》(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9月出版)

中国科普作协工交专业委员会从1993年开始的10多年间,曾提出并实施“搭好两座桥”的思路。笔者有幸成为这一思路的受益者之一。

聆听报告 提升理念

大约是在1994年的初春,笔者从上海市科普作协的简报上得到中国科普作协工交专业委员会将于当年5月在江苏镇江市举行学术年会的信息。笔者应征的论文《标题设计的技巧》入选,被邀请出席年会。

在年会中先后见到了时任主任陈芳烈先生和副主任刘仁、朱象清两位先生。之后,笔者才知道工交专业委员会所涵盖的专业有电子、纺织、轻工、邮政、电信、石油、冶金、机械、铁路等工业、交通行业。

笔者的工作单位是上海的一所医学类院校,故在上海市科普作协里被划分在医学专业委员会内。笔者当年与中国科普作协工交专业委员会的委员们素不相识,但他们没有门户之见,热情地接纳了笔者。

中国科普作协工交专业委员会学术年会,每次一般都要选择一个或两个大家所共同关心的问题作为“主题”,为参会者提供相互交流和探讨的平台。除了普遍征文之外,还围绕主题约请有研究、有独特见解的专家到会作专题报告。

‘94年会的主题是“科普创作与企业文化”。笔者印象最深的是听了著名科普理论家、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常务副理事长章道义的主题演讲《科普与企业、市场》。这是向科普作家和企业家提出了方向性的课题。笔者当时听了之后,感到耳目一新,颇受启发。

之后的历届年会,笔者又先后聆听了章道义、张开逊、王直华、陈芳烈、卞毓麟等十多位资深科普专家的专题报告。这些报告对于提升笔者科普创作的理念和写作能力,起了很大的作用。

为了争取更多的学习机会,每次年会前,一旦收到征文通知后,笔者就会积极响应,认真撰写论文。譬如,‘95工交年会(福州)提交了论文《工交小品的趣味性》;‘96工交年会(嘉兴)提交了论文《追踪捕捉 兵贵神速——论科学小品的新闻性》;‘98工交年会(南昌·井冈山)提交了论文《神箭手百步穿杨——谈如何确定选题》;‘99工交年会(嘉兴)提交了论文《贴近生活 面向大众——读李湘洲纪实性科普作品》;2000工交年会(广东佛山)提交了论文《关注社会 找准选题——论科普作家的市场意识》;2001工交年会(无锡)提交了论文《涉笔成趣 引人入胜——谈科学小品的趣味性》;2004工交年会(浙江宁波)提交了论文《“茶马古道”的启示——论科普创作的科学与人文的融合》;2013工交年会(浙江义乌)提交了论文《科普PPS的社会功能》。总之,中国科普作协工交专业委员会的学术年会,不仅使笔者获得了学习的机会,同时也促进了笔者将科普创作的实践不断上升到理论高度。

广交朋友 切磋交流

今天如果上网搜索查阅,就可得知: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94工交年会于5月12日至16日在江苏省镇江市金山饭店举行。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常务副理事长、著名科普理论家章道义等62人出席了会议。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95工交年会于1995年11月25日至27日在福建省福州市举行。参加会议的有来自全国12个省市的72名代表。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96工交年会于11月10日至13日在浙江省嘉兴市举行。主题是“科普创作与科普出版”。这既是贯彻和落实全国科普工作会议精神的会议,又是总结四年工作,振奋精神迈向新的历程的会议。参加年会的有:北京、上海、浙江等10个省市的科普界、出版界和企业界的代表,其中包括科普作家、研究员、教授、高级工程师、编审、编辑等各方面人士。

1994年5月中旬,笔者第一次参加“工交年会”,认识的第一位朋友就是资深科普作家、宣纸专家刘仁庆教授,他的热情、爽直,给笔者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他给笔者介绍了全国科普界的盛况,使笔者得到鼓舞。他好几次在不经意中,真诚地鼓励笔者勤动笔,多写作。

在后续的多次年会活动中,笔者又先后结识了北京、哈尔滨、长春、太原、济南、南京、马鞍山、苏州、杭州、福州、三明、广州、南宁等地的众多科普作家。在交流活动中,他们对笔者分别給予了关心、帮助和指点。其中有的还与之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们还相互赠送自己创作出版的科普书籍。

科普作家王洪先生曾给笔者寄送《贾祖璋科普文选》《董纯才科普文稿》《科普研究》等书刊;崔金泰先生给笔者寄赠《传播文明的使者》《科技小史系列——车史》等;李湘洲给笔者寄赠《多姿的亭台楼阁——建筑》《科海拾贝》等5种。此外,笔者还收到其他多位科普作家赠送的科普著作。

在交流活动中,有的科普作家建议笔者运用“电脑”写作。介绍说,这比手写文稿有种种优越性;有的科普作家为了鼓励笔者与时俱进,现身说法地写信来说,“这封信我就是用电脑写给你的”;有的科普作家还约请笔者一起为某些丛书撰写科普书稿……

“工交年会”为科普作家之间构筑的交流平台使笔者获益良多。

抓住机遇 积极创作

“搭好两座桥”是“工交年会”的重要任务和目标。因此许多科普作家到会了,不少出版社、杂志社的编辑也到会了,部分关心和支持科普事业的企业家也到会了。

笔者认为,“机遇”有四个层次:一是等待机遇;二是寻找机遇;三是抓住机遇;四是创造机遇。

英国著名哲学家培根(1561-1626)曾有过论述:“善于识别与把握时机是极为重要的。在一切大事业上,人在开始做事前要象千眼神那样察视时机,而在进行时要象千手神那样抓住时机。”;德国著名思想家、剧作家、诗人歌德(1749-1832)有句名言:“善于捕捉机会者为俊杰。”;英国军事理论家托·富勒(1878-1966)也有高见:“一个明智的人总是抓住机遇,把它变成美好的未来。” 笔者认为,“工交年会”为大家搭了“两座桥”,“激动,必须化为行动”!在年会期间,笔者先后同马鞍山《华夏星火》、杭州《今日科技》、石家庄《化工之友》、北京《科学世界》、北京《科技与出版》、南昌《知识窗》、《小星星》、太原《科学之友》等多家杂志社建立了联系,并在这些刊物上刊发各类科普文章。

在‘98工交年会期间与农村读物出版社的编辑达成初步意向,于2000年10月正式出版了笔者第一本科普书籍《茶坊》;在‘99工交年会期间与武汉大学出版社的编辑达成初步意向,于2001年7月正式出版了笔者第四本科普书籍《成语中的大千世界》;在2001工交年会期间与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的编辑达成初步意向,于2003年7月正式出版了笔者第九本科普书籍《科普写作技巧》。

由陈芳烈先生担任主编的《e时代N个为什么》丛书(新世纪出版社2004年10月出版),笔者有机会参与了其中“医学”分册的撰写。这一再地让笔者品味着中国科普作协工交专业委员会“搭好两座桥”思路所产生的深远意义。

笔者在最近几年中,曾游览了欧、亚、非30个国家。其中在欧洲就登临过伦敦泰晤士河上的“塔桥”、佛罗伦萨阿尔诺河上的廊桥——“维琪奥桥”、威尼斯大运河上的第一座桥梁——雷雅托桥、横跨布拉格伏尔塔瓦河上的查理桥。它们都具有悠久的历史和生动的故事传说,并各有独自的建筑艺术特色,至今依然都跻身于世界十大名桥之列。这些“名桥”,虽然都曾给笔者留下过一段又一段的美好回忆,但是最值得笔者怀念的还是中国科普作协工交专业委员会的那“两座桥”。

关于中国科普作家协会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是以科普作家为主体,并由科普翻译家、评论家、编辑家、美术家、科技记者,热心科普创作的科技专家、企业家、科技管理干部及有关单位自愿组成的全国性、学术性、非营利性的社会组织。

1978年6月,中国科协在上海召开了全国科普创作座谈会,茅以升、华罗庚、于光远、刘述周、高士其、董纯才、王子野、王文达、温济泽、王麦林、章道义等科教出版界领导人和科普作家、编辑家300多人发起成立了“中国科学技术普及创作协会”筹委会。

查看详细»

协会官方微信

微信二维码

文章部分访问量:724593人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协会微信
协会微信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