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中国科普作家网!入会申请

中国科普作家网 China Science Writers Association

中国科普作家网»作家作品»作家专栏»忆冰心关于爱的题词和对“科学小说”的倡导与支持

忆冰心关于爱的题词和对“科学小说”的倡导与支持

——写在冰心先生诞辰120周年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 汪志 2020-10-12 15:21

在冰心先生诞辰120周年之际,我再次重温她两次给我关于“爱”以及“科学小说”的题词,先生的爱心和对“科学小说”的倡导与支持,激励着我,成为我永不停步的一个强大推动力!


1994年9月14日冰心接见汪志时合影,背面有冰心的亲笔题词:“有了爱便有了一切”

我从六十年代初,就提出和开始系统研究“科学小说”问题,并正式提出科学小说概念。我所说的科学小说不包括也不等于科学幻想小说。它是根据主题的需要,将有关的科学知识(目前实实在在的科学原理与学问)恰如其份地描述出来,既深化了主题,又传播了科学文化知识。我所讲的这类小说注重对现实科学的文学反映。这方面的工作,很快得到钱学森、卢嘉锡、秦牧、温济泽、马识途、康振黄、叶永烈等等科学家、文学家和科普作家的肯定与支持。我出版的《论科学小说》,被有学者认为“是中国第一本关于科学小说的专著,也是中国科学小说研究的奠基性著作。”“从12个方面对科学小说进行了论述,包括概念、特点、功能、时代精神、艺术性、前景,以及科学小说中的科学预见和推测、科学小说的写作、科学小说作品分析、科学小说是时代的产物、各种科幻小说流派和科学小说、科学小说和科学文化等,初步建立起科学小说的理论体系”(《科普研究》2017年第6期刊发松鹰《科学小说谈》)。为了充分利用科学小说既能宣传先进思想,又能普及一定科学知识的特点,给广大少年儿童提供好的精神食粮,从1990年开始,我在第一届蜀道杯科学小说征文评选的基础上,邀请全国的科普作家、科学家、作家等,以中小学课本的科学知识为基础,包括与这些知识有关的、属于科学家正在研究的科学未来创作“科学小说”,并开始编辑、出版《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系列丛书。由于丛书的“科学小说”不等于也不包括科幻小说,注重对现实科学的文学反映,它不仅能使人们从那些生动有趣的故事中重温、巩固课本上的知识、看到它在实际生活中的应用,还能领悟到作品所反映出来的那些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刘后一、李维先等一批科普作家还是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专门为少年儿童创作了故事曲折的科学小说。他们中有的人在离开人世前,未完成的书稿都还摆在书桌上。丛书每册都有一篇后记,详细介绍了成书的经过,那些不辞辛劳为少年儿童创作科学小说的人们,他们的事迹比他们的作品更感人,更能激发人们向上的勇气和斗志。《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系列丛书第一册很快由宁夏人民出版社列为重点书目出版;在这些日子里,我再次认真研究了冰心和冰心的作品,她对少年儿童的爱心和坚持科学态度的求实精神,深深地教育着我,我希望把冰心儿童文学的宝贵经验和对科学的热爱,用到丛书的创作、编辑工作中。于是我写信向她作了汇报,并请她担任丛书的顾问和为丛书题词。

在广东省文联主席、著名作家秦牧和四川省科协主席、著名生物力学专家康振黄两位顾问以及宁夏人民出版社的直接关心帮助下,《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系列丛书第一册经过大家的艰苦努力,终于完稿并编好了,由原中科院院长、著名物理化学家、化学教育家和科技组织领导者卢嘉锡为丛书题写书名。我很快就把书稿送给了出版社。

没有见到冰心的回信,我正为这项工作未能得到她的直接指导而感到遗憾时,邮差送来了一个白色的信封,从信封上那两个刚健有力的“谢寄”字样,我立即感觉到了这封信的份量。我小心翼翼地把信折开,简直快要惊呆了,在一页特制的小信笺上,留着冰心的笔迹:

“汪志先生:

文悉,承约为《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顾问,却之不恭,谨为顾。

题词附上,不知可用否?

匆祝

进步

冰心
1993.2.12”

 

在另外一张宣纸上,冰心老人用毛笔写道:

“科学小说是引导青少年走上科研之途的动力!

冰心
1993.2.12”

 

在“冰心”二字下面,盖着一个鲜红的“冰心”图章。


汪志收到的冰心信件信封


冰心给汪志的信


冰心给汪志关于科学小说的题词

我激动万分,高兴得真要跳了起来!

字虽不多,但字字句句都浸透着冰心对晚辈、对少年儿童、对科学小说事业的支持、鼓励和纯真而崇高的爱!也展现出老人对美好未来的一种向往。

我探索“科学小说”并不仅仅是为了写小说,而是以“科学小说”问题为突破口在探索科学与文学、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结合,探索文学的科学传播作用和科普创新。冰心的关心和支持给予我巨大的鼓舞和力量!

娟秀墨迹在散发着芬芳,也传出老人的精神、人品和希望。我立即用邮政快件把它们寄给出版社,并很快把这一喜讯传给正在为《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系列丛书编辑、出版工作辛勤劳动的全国各地朋友们。

冰心的爱在鼓舞和鞭策着大家。

大家的爱在促进大家努力工作,为祖国的花朵——少年儿童们奉献自己的爱心。为了这,不少人忘记了劳累、忘记了病痛、甚至忘记了自己的生命……

在河北,时任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人大副主任的化工专家邹仁鋆,重病住院时还惦记着丛书的出版,去世前还在准备把他《支持“科学小说”探索,重视文学艺术和科普工作的现代化》的建议带到全国政协会上去发言……

在广东,著名作家秦牧对科学小说一直给于很大的关心,就在他去世前一个月,还专门写信给我,对丛书的编辑出版工作提出具体要求……

在成都,我国中等教育专家李维先,死的前一刻钟,还在书桌上为《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系列丛书创作着科学小说……

北京患病的刘后一、广西年迈的柳林、辽宁丧偶的李继学,还有保定的寿震东、浙江的陈福民、安徽的程富金、甘肃的费金深、江苏的强亦忠、吉林的周昆、黑龙江的苗向阳……等等、等等,他们中不少人都是在科研、生产、工作第一线,或者是在野外考察中,争分夺秒,利用休息时间在为少年儿童创作科学小说,用科学小说在呈现着他们对少年儿童的爱心……他们的事迹比他们笔下的故事更感人,他们的情比他们科学小说展现出来的意更深!

《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系列丛书第一册出版了,1993年11月,宁夏人民出版社、江西省新华书店、北京广播学院文艺编辑系、《化工之友》编辑部、绵阳市文化局、市科委、市社科联、市科协、绵阳市科学小说研究会等共同在四川省绵阳市举行《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系列丛书第一册首发式暨“93绵阳科学小说研讨会”。冰心担任了这次活动的总指导,我写信向她汇报,并请她为会议作指示,她很快又给我寄来了给科学小说的题词:

“为搞好少儿科学小说创作,要去熟悉少儿科学的研究者!

冰心
1993.8.6”

 

冰心的题词,不仅对我、对首发式和研讨会,而且对整个科学小说探索和科普创作、科学文学、科学文艺的繁荣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系列丛书第一册的出版发行,受到了有关方面的重视,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四川日报等全国一批新闻单位从第二天起就陆续发了消息,被《科技日报》的文章称为是“国内以‘科学小说’为旗帜出版的第一套丛书”。著名科普作家李元十分称赞这套丛书,专门为我题写道:“科学小说是科普读物中极受欢迎的品种,然而在我国还仅仅是起步,祝不断发展,前程似锦!”他还对我说:“您一定要坚持搞下去,再大的困难都不要怕!”。中国科协常务副主席高潮、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名誉会长温济泽在会见我时,对这项工作也给于了充分肯定。著名科学家钱学森从1981年开始就写信给我以指导,他在接见我时还专门对我说:“科学小说不是科幻小说,科幻小说可以任由作家想象,而科学小说有科学依据,科学小说是科普的一个好形式,因为它把一个科学问题通过人物和故事,变得使人们容易懂,喜欢看。”《无名岛上》是我按照自己的探索首次以科学小说形式出版的作品,部分章节曾于1987年发表在绵阳剑南文艺的第一期上。1965年10月,我在重庆写成《生物无线电》初稿,提出了所谓“生物无线电”的问题。随着科学的发展,人们发现了生物的代电现象,而且还发现一些生物,特别是一些动物与电磁波有着一定的关系,它们能接收或者发射出电磁波,与无线电学中的无线电波很相似,而且人们已经开始采用无线电电子学的一些方法来获得和接收这类无线电波,这些能被生物接收或者发出的生物无线电波,不仅影响着生命过程,还传递着各种信息,我们既能通过现代科学技术与之“对话”,同时通过对生物接收,发射生物无线电波的机理、特点、作用的研究,对无线电电子学的理论和技术也可能产生影响,我通过《无名岛上》的人物和故事,把对生物无线电的研究进行了较详细地反映。这些工作一直得到钱学森的指点和帮助,钱老看了《无名岛上》部份章节后,专门在给我的信中谈了他的看法和提出了很多宝贵的意见。后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把《无名岛上》录制成四集科学广播剧播出,该台去征求钱老意见时,钱老又就科学广播剧《无名岛上》及其影视制作和广播科普等问题谈了他的建议和要求。

冰心在九十三岁高龄的时候,两次为科学小说题词,这在她一生中也是少有的,使我非常感动,我希望去看望她,但一直没有机会,而且早就听说冰心门上挂有“医嘱谢客”的牌子,心想:冰心恐怕也是很不好见的。

1994年9月,我应邀参加中央电视台和北京广播学院为建国45周年,第十个教师节、北京广播学院建院40周年举行的现场直播晚会,以及北京广播学院建院40周年纪念活动和广播电视人才培训国际研讨会。这次到北京除了开会,我最大的一个愿望就是拜望冰心,所以开完会就忍痛割爱,放弃逛北京的欲望,立即打听有关冰心的消息,因为已经订好十五日回四川的机票,我只有两天的活动时间,而且很多事都急需要办,大都市又有大都市的难处,找人、赶车,总不是太方便。九月的北京,秋高气爽,蓝天下的绿树、红花,把一座座拨地而起的摩天大厦映衬得更加美丽,加上立交桥、双环路,地铁,一派现代化的都市景象,令人振奋、令人淘醉、令人神往。十多年没有到北京了,我恨不得把她的一草一木、一房一瓦、一院一角都看个够,然而时间对我太宝贵,我必须抓紧时间去拜见一位世纪老人——我国著名文学家冰心。

我是怕见名人的,特别是在和他们相见之前,心里总是感到惧怕。我是理解名人的,他们各有各的苦衷,很怕别人打挠。但不管怎么说,我一定要拜见冰心,一定要争取见到冰心,以便当面感谢她对我的支持、教诲、和一片深情的爱!

冰心,这位中国文坛的祖母,“五·四”文学运动的最后一位元老,用她的作品和爱,哺育了一代又一代,她的《寄小读者》、《小桔灯》等脍灸人口的作品,从小学到大学,不管是在课堂里,在考场上,我都和很多同龄人一道,曾经以不同的方式,通过这些作品,在学习她的精神,理会她传授的作人真谛。

冰心原名谢婉莹,1990年生。祖籍福建长乐,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位著名女作家,1912年考入福州女子师范学校预科,1914年又入教会学校北京贝满女子中学读书,1918年进协和女子大学理预科学习,毕业后改入文本科。1921年参加“文学研究会”,这是二十年代我国第一个大规模的文学社团,对新文学的发展做出过巨大的贡献,冰心是文学研究会中较早开始创作活动的作家之一,1923年,冰心大学毕业后到美国威尔斯利女子大学攻读文学,1926年7月获威尔斯利大学硕士后,回国在燕京大学文学系任教,并在清华兼课。她1936年赴欧美访问,1940年到重庆,曾主编《妇女文化》月刊,是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会员,1946年到日本,曾在东京大学开设中国文学课程。冰心于1951年回国,定居北京。在美国,她把旅途见闻和异国生活写成散文在国内报刊发表,这就是著名的《寄小读者》,产生了巨大影响。她不仅写小说、诗歌、散文,还翻译了泰戈尔的《园丁集》、《吉檀迦利》、《泰戈尔剧作集》、《马亨德拉诗抄》以及《世界史纲》等。她以她的爱教育着世人,她以她的爱伴度着自己的人生。

既然到了北京,就一定要拜见这位世纪老人,我不仅要告诉她她的爱如何感人之深,还要告诉她很多人正在象她一样,如何向世界奉献着自己的爱心。那怕通过努力没有见到,也算尽到了责任。

我想先打电话预约一下,可一直没有打听到冰心家的电话号码,于是9月13日上午,我就冒昧地撞到了冰心在北京西北隅的住所。

当我按响门铃时,心在卜卜地跳。

一位五十多岁的女主人开了门,我忙作自我介绍:“我叫汪志,从四川来,专门来拜见冰心老人,我编辑《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系列丛书,冰心老人是丛书的顾问……”

“知道!知道!请进。”女主人把我领进了客厅。我环顾四周,这不正是很多人笔下都曾经描写过的那个不平凡地方吗?

当我说明来意以后,女主人说:“很不凑巧,老太太身体不好住了医院,出院后还得休息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恐怕这次你是没法见了。”从谈话中我得知,好像她是冰心女儿爱人的姐姐,是她这时在负责帮助处理冰心家中的有关事务。

我感到十分遗憾,肯求道:“请向冰心老人转达我的问候,祝她早日恢复健康!同时请转告老人,我希望能够看望到她。”女主人拿出一个本子对我说:“你有什么事就写在本子上吧,关于见老太太的事,你晚上再来个电话,跟她女儿商量一下。”

我把要说的话写在了本子上,整整写了两页。并且向女主人提出:“能让我在客厅里照个像吗?”

“可以。”

于是,我就在梁启超为冰心题写的那幅“世事沧桑心事定,胸中海岳梦中飞”的对联下面留了影。


汪志在冰心客厅梁启超为冰心题写的那幅“世事沧桑心事定,胸中海岳梦中飞”对联前留影。

我突然看见冰心那支心爱的小猫咪咪在往客厅里望,这使我想起冰心的一件趣事。冰心很爱她的咪咪,平时读书报时,咪咪就在案头静静相伴,而一旦有人举起相机,咪咪就会活跃起来,这时老人就常拍打着咪咪说它爱“抢镜头”。此时老人不在,又见一个陌生人在客厅里照像,所以它不象平时有人举相机时那么活跃,而是警惕地注视着我。

虽然没有见到冰心老人,但到冰心家里作了客,而且在客厅里那难得的笔迹前留了影,我也很高兴。晚上我给冰心家去了电话,接电话的是刚下班回来的冰心女儿,我想应该是吴青教授。她告诉我,冰心刚出医院,需要休息,目前还不能见客。我说我从远道而来,来一次不易,冰心老人对我和中国科学小说事业那样支持,我请求能一见。她同意了,并提醒我时间不要太长,要我在第二天上午十点赶到她家。

我高兴得一夜没有睡觉,第二天一早就从我住地的石景山出发,乘地铁、搭公共汽车,再步行,才到了冰心住所。我赶到时,还差二十分钟到十点,为了遵守时间,我没有去敲门,围着冰心住的楼房转了几转。这是一幢四层楼的“高知”宿舍,住着不少高级知识分子,冰心住二楼。昨天女主人曾经告诉我,冰心现在住的地方,是她丈夫吴文藻先生的的工作单位,她的女儿、女婿都不在这个单位工作。这房子,照理说应是分给吴先生的,房子并不比我见过的其它“高知”楼、“高干”楼好,客厅也并不宽大,总之,一切都出乎于我以前的想象。从楼下,透过阳台和玻璃窗,可以清楚看见冰心家那些盛开的鲜花,如果要问冰心家与其它住户有些什么不同的话,那么给我的映象是,从远处望去,好象冰心家里显得格外整洁一些。楼下有一小块空地,周围都是宿舍大楼,很多老人带着小孩正在阳光下戏耍。我想,原来冰心是生活在群众之中,所以才会是“冰心爱群众,群众爱冰心”吧!

准十点正,我再次按响了冰心家的门铃。

那位女主人又把我迎进了客厅,并对我说:“老太太刚从医院回家,还需要好好休息才行。昨晚上接你电话的就是她的女儿。”随后她要我在客厅里等一等,便走进另一间屋子,客厅今天专门进行过一番整理,比昨天更清洁明亮。

女主人来到了客厅,对我说:“她让你过去。”说着便带我走进了客厅旁边的另一间屋。

这是冰心老人的书房,冰心坐在她那宽大的红木书桌后面,穿着印有天兰色小花的衬衣,套着深色褂子,一张白色大毛巾搭在椅背上,老人肩上也披着毛巾。老人身后的书柜里,存放着很多名人照片和国内外朋友送给她的各种小纪念品,有名人的,也有普通老佰姓和小朋友自己制作的。她虽然刚出医院,面容略显消瘦,但目光炯炯有神,温婉透出光彩,显得慈祥可亲,正在看我昨天留言的那个小本子。女主人在一旁对我解释说:“你来的情况我全告诉了她,她正在看您的留言。”

见我来了,冰心深情地望着我,并点头示意,我忙迎了上去,紧紧握着这位老祖母的手:“我来拜望您来了……”

冰心的手是有力的,温暖的,一股暖流顿时从她的手,流遍了我的全身,我把想说的话全部忘了,目瞪口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因为此时握住我手的不是别人,正是被巴金称着的“一盏明灯”,是一代文豪呀!

“您有什么要求?”冰心突然问我。

我楞住了,忙说:“没有什么要求,是专门前来拜望您,祝您早日康复,健康长寿!”

接着我向老人汇报了科学小说探索和《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系列丛书的编辑出版情况,并转达了参加《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系列丛书创作、编辑、出版、发行的全体同志对她的问候,还送上了有关资料。

老人满意地频频点头,连声说:“好!好!”她还说:“您研究科学小说,编辑《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系列丛书,很好,很有意义!”并要我替她向大家问好。我对老人说:“冰心老人,您从五四时期开始,就把一遍真情洒向人间,用无私的爱和科学态度,治学、工作、育人,您的作品把爱和美带给世界,哺育着一代又一代。我想把您提倡科学和爱心,用科学小说的形式反映出来,编入《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系列丛书,介绍给全国少年儿童们,不知您是否同意?”

冰心望了望我,又看了看那位女主人,没有着声。

我估计老人是为难了,有点着急。

“她的意思是以后再说吧,现在写她的文章不少,怕出差错……”女主人在一旁解释说。我明白了,忙说:“虽然现在写冰心老人的书不少,可是专门反映老人提倡爱和坚持科学态度的作品还不多。把老人提倡爱的实质和提倡科学的精神介绍给少年儿童,这是很有意义的,而且取材主要根据老人的介绍,历史资料和老人的作品,绝不因为是小说就胡编乱造,写成后还要请老人审阅。”

“好!一定要尊重历史,实事求是。”老人说着并点头。冰心同意了我的请求,我很高兴。但这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因为它必须对冰心、对历史、对少年儿童负责!我拿出留言本,请求冰心为我留言,女主人在一旁又为难起来:“她已经很久没有动笔了,就签个名吧……”

我很失望,但又很理解。在这个问题上,老人的健康、亲人的担心,我的愿望,确是难以统一的。

可还没有等我们反映过来,冰心已经拿起笔在我的本子上认真写了起来:

“有了爱便有一切

冰心”


冰心亲笔为汪志的题词:“有了爱便有一切”

我激动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不知道要怎样感谢这位世纪老人才好!

女主人也很高兴,她为我的满意现出了微笑。

一个九十四岁高龄且刚出院的老人,如此思路敏捷,书写流利,真真罕见!

我和冰心的相见达到了高潮,我不仅紧依着冰心合了影,还专门为她拍了照。

打挠虽然已经够多了,但我心中还有一个愿望,可迟迟不好开口。

新中国的科普创作事业,从高士其、董纯才、温济泽等等老一辈开始,几十年风风雨雨、坷坷坎坎到今天,很多珍贵的资料还没有得到应有的收集和收藏,所以我拟在绵阳市筹建一个“科学小说和科普创作博物馆”。这一举措得到市内外有关方面和人士的大力支持,时任四川省作协副主席的诗人粱上泉说:“筹建科学小说、科普创作博物馆的举措很好,如成为全国第一家,堪赞堪贺!”很多专家、学者、作家和科普作家已经专门为之题词作画,并赠送作品专集和与科学小说、科普创作有关的实物、手稿等,我很希望能有一件冰心老人用过的实物存放在博物馆。所以最终还是又开了口。

“我正在筹建‘绵阳科学小说和科普创作博物馆’,希望冰心老人能送一件自己用过而现在又不太需要的实物给我,存放在馆里以作纪念……”

“这……这送什么……”冰心被我突然的要求难住了。

“没关系,只要是您用过的笔、旧书、本子等等,总之并不怎么值钱的东西,都行……”我语无伦次,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我知道我要再来北京见冰心也并不容易,所以还是不死心。

女主人也着急了:“这怎么办?原来又不知道!”她拿起冰心笔筒里的一支支笔,感到都不合适。

冰心摸了摸她面前的桌子,看看我,看看女主人,又看着女主人手中的一支支笔,最后惋惜地对我道:“以后再说吧,您原来又没有讲,没有准备。”

“好、好。”我不能再为难老人了,但心中确实感到莫大的遗憾,直到现在我都还在想:“当初那怕我请求冰心把笔筒中任何一支用过的铅笔送给我也好,可现在就不行了!”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因为冰心已经把她认为最珍贵的东西亲手留在了我的本子上:“有了爱便有一切”。而且这以后,冰心不仅又在我俩的合影照背面再次为我题写:“有了爱便有了一切”;还专门为我的四本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的《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系列丛书一册亲自签名,这些可是最难得、最珍贵的纪念呀!

由冰心、秦牧、康振黄任顾问,卢嘉锡题写书名,我为主编的《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系列丛书,这些年先后分别由宁夏人民出版社、天津教育出版社、海燕出版社已出三版,分别为一册、五册和八册九本版,每册均附有冰心的题词:“科学小说是引导青少年走上科研之途的动力!”丛书被《科技日报》的文章称为是“国内以‘科学小说’为旗帜出版的第一套丛书”。曾先后获得全国少儿社优秀少儿读物编辑奖、河南省优秀图书一等奖、四川省优秀科普图书奖等。被百度文库列为“推荐给少年儿童的阅读书目”。在一些地区,《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系列丛书有的还被推荐进农家书屋;在湖南省,还被推荐为“2011年湖南省中小学图书馆(室)装备书目”。《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系列丛书正在成为一个在国内外都能有一定影响的“科学小说”出版平台,成为一个既是科普又是文学的品牌。


2010年海燕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系列丛书第三版

这些年,中国“科学小说”先后以多种形式被介绍到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荷兰、瑞士、比利时、瑞典、芬兰、挪威、丹麦和俄罗斯、墨西哥、南非等,《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也赠送给了一些外国朋友。我还带着它在莎士比亚、坦丁、安徒生等的故居,与那里的华人、外国朋友分享和进行交流。去年五月上旬,一些专家学者又走进东欧,在澳地利,把包括中国科学小说在内的中华文化带到了著名的世界音乐之都维也纳,受到这里一些华人、外国朋友的欢迎。他们在莫扎特的出生地、维也纳音乐厅、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等地,就如何以科学小说问题为突破口探索科学与文学和艺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结合等与一些奥地利等的华人、外国朋友进行了交流。维也纳的音乐和中国科学小说,也都有着不少相同的经历与探索,这也引起了这里一些外国朋友的兴趣。这次一位获赠《论科学小说》和《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系列丛书的奥地利朋友非常高兴,很快就把消息告诉了他的朋友和家人,还表示一定要到中国去看看,并要家人和中国朋友进行了视频交流。美国兰首库卡孟加市图书馆、澳门大学图书馆等还专门对丛书和出书经过的有关资料进行了收藏。杭州、南京、广西、重庆等地还举行了丛书的报告会和研讨会。通过这些,也都在向人们传递着冰心的爱心和对科学的爱。

冰心是一个对自然万物、对人类社会怀有广博之爱的人。从冰心的身上我们能深刻地感受到爱是一种责任。在冰心的人生中,她用爱感召每一位热爱文学、热爱人生的读者和青少年。激励着大家用爱去温暖和鼓舞身边的每一个人。正是冰心那广博之爱,激励着我们去为振兴中华而努力奋斗!正是冰心那科学、科普情怀,激励着我们去努力推动科学与文学的结合和科普创新,努力促进中国科学文艺、科学文学、科学小说的繁荣与走向世界!

 

作者简介

汪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科技新闻学会科学传播理论研究专委会理事,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科普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全国化工先进科普工作者”、“全国优秀社会科学普及专家”、“四川省资深科普作家”。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就正式提出和开始系统研究“科学小说”问题。主编“科学小说网”。是中国科普研究所“中国科学小说发展研究”课题和绵阳市科技计划项目“科普创新与科普产业发展研究”主研人员和负责人;负责组织有“科学传播西部行”、“‘蜀道杯’科学小说征文评选”、“学习钱学森”等在国内外有一定影响的学术和科普活动。负责建有“中国科学小说史料库”、“绵阳科学小说和科普创作博物馆”。代表作有:出版的《论科学小说》、广播对话集《沼气的制取和利用》,发表的论文《广播系统工程的基本概念》、《何谓生物无线电》,出版发表的的长篇科学小说《无名岛上》、《金龙岭》,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的四集科学广播剧《无名岛上》等。

关于中国科普作家协会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是以科普作家为主体,并由科普翻译家、评论家、编辑家、美术家、科技记者,热心科普创作的科技专家、企业家、科技管理干部及有关单位自愿组成的全国性、学术性、非营利性的社会组织。

1978年6月,中国科协在上海召开了全国科普创作座谈会,茅以升、华罗庚、于光远、刘述周、高士其、董纯才、王子野、王文达、温济泽、王麦林、章道义等科教出版界领导人和科普作家、编辑家300多人发起成立了“中国科学技术普及创作协会”筹委会。

查看详细»

协会官方微信

微信二维码

文章部分访问量:887192人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协会微信
协会微信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