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中国科普作家网!入会申请

中国科普作家网 China Science Writers Association

中国科普作家网»作家作品»作品评论»【书评】不一样的科普绘本——布莱恩•弗洛卡的“三部曲”评述

【书评】不一样的科普绘本——布莱恩•弗洛卡的“三部曲”评述

《科普创作》 唐靖 于蕊 2020-06-17 17:10

科普绘本,顾名思义,即用绘本的载体形式向孩子传递科学知识。出于工作需要,我们对科普绘本,尤其是对讲述历史知识的科普绘本尤为感兴趣,所以对市场上这类图书关注较多。引进绘本里当然不乏好作品,如蒲蒲兰绘本馆出品的《盐的故事》《鳕鱼的故事》,浪花朵朵童书馆出品的《飞机的历史》《火车的历史》,均是值得借鉴的好作品,日本绘本大师安野光雅的系列作品也都很优秀。眼下,越来越火的原创绘本中也有一些不错的作品,以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儿童历史百科绘本》为典型代表。

这些绘本知识含量大、绘图精致、特色鲜明,但缺点也很明显,通常初看惊艳,看久后却容易走神,因为它们缺乏动人的故事和细节,知识点多但太零散。这类绘本对于年龄在8岁及以上的孩子来说比较合适,但不适合更年幼的孩子。科普难做,科普绘本更是如此,毕竟每一个年龄阶段孩子的心理需求和对知识的接受程度都不同,这对创作者和编辑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所以,当我们发现布莱恩· 弗洛卡(Brian Floca)“三部曲”——《灯船》(Lightship)、《登月》(Moonshot)、《火车头》(Locomotive)这套聚焦海陆空的科普绘本时,真的很欣喜,原来科普绘本还可以这样做。


图1 《火车头》(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2015年1月)

 

一、创作历程

首先,让我们谈谈布莱恩·弗洛卡。这位帅气的绘本作家风头正劲,作为美国著名童书作家、插画家,他出生于美国得克萨斯州,现居于纽约。1991年,布莱恩·弗洛卡从常青藤名校布朗大学毕业,师从英国绘本大师大卫·麦考利(David Macaulay)。早年与美国著名作家艾维(Avi)合作,为其创作插画,他们合作的多部作品曾荣获纽伯瑞儿童文学奖。后来,布莱恩·弗洛卡“单飞”了,开始独立创作。

著作等身的布莱恩·弗洛卡被认为是可与日本绘本大师安野光雅媲美的美国知识类绘本创作者,而且是偏历史人文内容的创作者,他能将科学与艺术、知性与诗意巧妙地结合起来,这与他大学期间所学的艺术与历史专业有关。其中,《灯船》《登月》和《火车头》被公认为布莱恩·弗洛卡的巅峰之作,也成了世界童书史上的新经典,连获2008年、2010年及2014年的塞伯特奖(The Sibert Award),《火车头》还荣获了2014年凯迪克奖(Randolph Caldecott Medal)金奖。

凯迪克奖被誉为绘本界的“奥斯卡奖”,颇有盛名,塞伯特奖也大有来头。塞伯特奖就是专门的知识类图书奖,奖励在美国以英语出版的各种知识类图书。这个奖项并不只针对童书。布莱恩·弗洛卡的“海陆空”三部曲连年获奖,足见其优秀程度。而凯迪克奖在近80年的历史中也很少将奖项颁给知识类绘本,《火车头》为布莱恩·弗洛卡摘得此殊荣。

我们所看到的这三部作品的中文版,由著名童书出版机构北斗童书馆于2017年和2018年陆续出版,之前也有其他的出版机构引进。通过专业的图书市场零售数据库开卷公司的数据查询可知,这三部作品的销售数据十分惹眼,《灯船》和《登月》有近7万册的销量,《火车头》的销量高达23万册,这对于绘本来说已经是非常高的销量了,足见其受欢迎程度。

 

二、颇有东方神韵的西式绘本

就科普绘本而言,主要可分为欧美系和日韩系两大类。其中,欧美系科普绘本多以高清图片来讲述科学知识,如DK系列。而日韩系科普绘本则以绘图加故事的形式出版,当然,这两者之间并不是绝对割裂的。相比之下,布莱恩·弗洛卡的创作风格反而颇有东方神韵,这与他小时候的经历有关。布莱恩·弗洛卡幼年曾参观过瓶装厂,自那以后,他便对齿轮和机械产生了浓厚兴趣。作为绘本创作者,布莱恩·弗洛卡很自然地将这种喜爱融入了自己的绘本创作中。

从2008年问世的《灯船》开始,布莱恩·弗洛卡便为笔下的机械物件赋予了生命的灵动。他让那艘名叫“安布罗斯号”的灯船开口说话,娓娓道来自己的故事。在那些无法建造灯塔的地方,灯船就停守在海上某个固定的位置,守护着来往船只,即使面对滔天巨浪,也不会动摇,哪怕被巨轮撞得粉身碎骨也一直坚守岗位。早已被遗忘在历史尘烟里的灯船重回公众视野,被布莱恩·弗洛卡用诗一般的语言讲述了其平凡又伟大的一生:“这里有一艘船,它始终停泊在一个地点。”

布莱恩·弗洛卡是勤奋的创作者。2010年,他的《登月》又惊艳了美国出版界。登上月球是人类历史上灿烂的时刻之一,但我们不需要孩子记住人类登月的时间是哪年哪月哪日,谁登上了月球。只需跟着布莱恩·弗洛卡的画笔和文字旅行,就能重回这个人类文明史上的高光时刻。火箭构造、逃逸塔、航空服、失重、火箭分离……这些看似晦涩的专业术语配上布莱恩·弗洛卡灵动的画笔,浅显易懂,对于好奇心重、向往宇宙的孩子怎么会不喜欢呢?当宇航员站在月球上回望地球时,布莱恩·弗洛卡还写下了这样的话:“一颗蔚蓝色的星球点亮夜空/ 那是我们的地球家园/ 阿波罗11号出发的地方/ 那里有汹涌的大海和翻腾的白云/ 那里有芬芳的田野和摇曳的森林……”

为布莱恩·弗洛卡斩获凯迪克金奖的《火车头》则讲述了美国第一条跨州铁路的修筑过程,再现了人类交通史上的壮举。这条铁路的建设与开通传递了人们对“家”的思念,画面中的人们从远方乘坐火车归家,途经山水与乡村,心怀好奇与思念。火车的发明与开通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把跨越遥远距离的人们紧紧联系在了一起。布莱恩·弗洛卡这样致敬火车头:“最遥远的两个角落/如今,已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感谢那些照看火车头的人/感谢那些打理铁道的人/还有他们的乘客……/感谢火车头!”只要细心观察,在绘本里,你还能看到当年为修筑这条铁路做出贡献的中国工人。

 

三、有人情的绘本,有温度的知识

为什么布莱恩·弗洛卡的作品备受好评?

最主要的原因不是他的绘画技法多么精湛、讲述有多透彻,而是因为他的作品能把知识藏在故事里,用举重若轻的口吻讲述复杂的知识,蕴含人情、充满温度、以小见大、耐人寻味。其特点总结如下:

(一)史诗般壮丽,传说般动人

这三本聚焦不同领域的科普绘本的共同之处是它们都拥有独特气质——均以历史素材为基底,以动人的故事为脉络,辅以浓厚的人文关怀,真正做到了传递一种精神,而非仅传递科学知识。书中虽然讲述的是关于灯船、火车、登月的各种科普知识,但在布莱恩·弗洛卡笔下,它们并非冷冰冰的机械,他把看似难懂的术语用简洁的语言、精美的插图解释得十分有趣,充满了生命的张力。三本绘本虽然聚焦于不同的领域,但均有布莱恩·弗洛卡浓烈的个人色彩。

(二)严谨认真,知识扎实

作为科普绘本,《灯船》《登月》《火车头》的本质都离不开知识,剥开绘本的外衣,其内在都以传播知识为核心。让我们读后敬佩的除了这三本绘本有着浓浓的诗意与人文关怀这些加分项,其扎实的科学知识、巧妙的叙述方式更是令人惊叹。在每本绘本的环衬里,我们能看到对火车头、灯船、宇宙飞船等机械构件的详细描绘。不仅如此,为了创作这些绘本,布莱恩·弗洛卡还就每个主题走访了很多博物馆、查阅了很多书籍、咨询了大量专业人士,这些在绘本中均有记载。

(三)图文合奏,完美佳作

布莱恩·弗洛卡颇有讲故事的才能,在三本绘本里展现得淋漓尽致。与一般绘本不同,这三部作品开本很大,均为12开,有4~5个印张,体量不小,拿在手里沉甸甸的,一般绘本要是做成这样,大概家长和孩子都会望而却步,但这三本书绝不会有这种现象。当我们随意翻开一本,只看几页,就会被深深吸引。我也尝试拿回家给上小学的孩子看,孩子一样爱不释手,一口气把三本书都看完了。布莱恩·弗洛卡用生动并富有诗意的文字、灵动简洁的绘图,通过音符般的文字节奏变换、电影般的镜头随性切换、大小图的灵活搭配来讲述故事,让读者一点儿也不会觉得乏味,直呼过瘾。

(四)双线讲故事,细节足够多

布莱恩·弗洛卡必定深谙孩子的阅读心理,他会站在读者的角度,把孩子们日常生活中的故事线埋进绘本里。在《登月》里,除了描述人类首次登月的过程,他还在画里描绘出一家人在焦急地等待登月的时刻,随着火箭的发射顺利登月,他们的心情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连那只小狗都会被这种情绪感染。在《灯船》里,跟随船员和灯船一起在大海上坚守岗位的还有一只可爱的猫咪。而在《火车头》里,母亲带着儿女乘坐火车踏上回家的路,他们没有一句台词,但却用画面串联起了一条完整的故事线。这些小细节最能打动读者。

北斗童书馆在绘本引进时,也没有因为它们是文少图多的绘本而轻视,每本都请相关领域的多位专家审稿,以保障知识的准确性。这对于我们做原创科普绘本,都是很好的借鉴。绘本的画法不用特别精确写实,如何讲好故事、确保知识准确,用故事去传递知识更重要。在每本绘本的封底,北斗童书馆还邀请了著名的童书公众号为绘本录制了音频,当我们翻开绘本,扫扫二维码,就能跟随音频的讲述,通过绘本穿越到故事中去了。

总之,感谢布莱恩·弗洛卡,他用诗意的语言和神奇的水彩,另辟蹊径,从一个很少有人关注到的角度去讲述关于登月、火车、灯船的动人故事。读完绘本,也许孩子们记不住什么细节,但他们会记住乘着火车远行的人们、摇曳在滔天巨浪里的灯船、让人类飞出地球奔向宇宙的登月行动。这样的好书,就是给孩子,甚至也可以说是给大人的绝佳精神食粮,也是我们每一位想要做好原创科普绘本的编辑的榜样。

作者简介

唐靖,北京出版集团策划编辑。

于蕊,北京出版集团图书项目部主任。

本文转载自《科普创作》2020年第1期

关于中国科普作家协会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是以科普作家为主体,并由科普翻译家、评论家、编辑家、美术家、科技记者,热心科普创作的科技专家、企业家、科技管理干部及有关单位自愿组成的全国性、学术性、非营利性的社会组织。

1978年6月,中国科协在上海召开了全国科普创作座谈会,茅以升、华罗庚、于光远、刘述周、高士其、董纯才、王子野、王文达、温济泽、王麦林、章道义等科教出版界领导人和科普作家、编辑家300多人发起成立了“中国科学技术普及创作协会”筹委会。

查看详细»

协会官方微信

微信二维码

文章部分访问量:828263人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协会微信
协会微信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