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中国科普作家网!入会申请

中国科普作家网 China Science Writers Association

中国科普作家网»作家作品»作品评论»科学中“黑历史”的启示——读霍莉·塔克《输血的故事》

科学中“黑历史”的启示——读霍莉·塔克《输血的故事》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 张峰 2019-07-08 09:48

血液,被称为是人体内生命的河流。输血,作为当今一项已经非常成熟的现代医疗技术,每一天都在拯救着人们的生命,因此被认为是现代医学最值得称道的成就之一。霍莉·塔克的这本《输血的故事》,如果仅从书名来看,更像是一本介绍医学光辉成就、科学伟大胜利的书。但事实恰恰相反,这本书给我们讲述了一段三百多年前的输血“黑历史”,同时也是一段彻彻底底的“失败”的科学史。

这本书的英文名叫Blood Work。Blood Work自然可以翻译成现在的书名“输血的故事”,其实有一部好莱坞同名侦探电影也叫Blood Work,中文译作“血腥拼图”,因此,这个英文名也可以理解为“充满血腥的工作”。副标题A Tale of Medicine and Murder in the Scientific Revolution,意为科学革命中的医学与谋杀,揭示了本书的具体内容。你可能奇怪,科学革命、医学与谋杀,沾边么?读完这本书,你就会明白,在轰轰烈烈的科学革命中,本来是治病救人的输血,如何变成充满血腥的谋杀?

作者给我们讲的这段关于输血的血腥谋杀,发生在17世纪60年代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在此之前,哥白尼革命让人们看到了科学的伟大力量,与此同时,医学也取得巨大进步。17世纪初,英国科学家哈维发表了血液循环论,人们意识到,血液对于人的生命非常重要,失血过多是让人失去生命的重要因素。那么“输血”自然就成了医学研究最前沿的热点。

1665年,“输血”实验从伦敦首先展开,并最终在巴黎流行起来。输血起初是在动物与动物之间进行,被使用的动物包括狗、羊和牛等等,随后扩展到了动物与人之间、人与人之间的输血实验。这段输血的“黑历史”中,虽然也偶有成功案例,但更多动物和人在实验中或实验后痛苦死去,最终变成一场科学不愿看到的血腥谋杀。

1669年,法国议会正式禁止了输血实验,结束了这段输血黑历史。以现代医学的眼光来看,当时输血的实验条件是极其恶劣的,输血的导管是鹅毛管,也没有任何消毒措施(巴斯德在一个世纪之后才发现细菌的存在)。与此同时,当时的人们也没认识到不同血型的存在,不合时宜的输血研究变成谋杀便成了必然。直到20世纪,随着医学的逐渐发展成熟,消毒、血型等问题得以解决,输血救命才真的成为可能。

在这本书中作者告诉我们,法国议会禁止输血实验,除了死了人,还有深层次的社会原因。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力,输血实验已经远远超出了科学研究本身。科学家之间在暗暗竞争,为了获得“专利”,扩大自己的影响,他们甚至把输血实验像马戏表演一样,召集大量人员进行围观,制造新闻,甚至还进行造假。不仅如此,有些人还试图利用输血制造出半人半兽的生物,引起了社会恐慌。

时间过去了300多年,“输血”禁令早已解除。这段输血研究的黑历史也早已被各种伟大的医学成就所遮盖。不过,正是这段黑历史,让我们对科学如何发展,进行更深入的思考。

科技无疑可以造福人类,但一项科学技术能造福人类,无疑需要一定的条件。不成熟科学技术的推广,究竟会有怎样的危害呢?这让我想起20世纪臭名昭著的额叶切除术。

20世纪上半叶,两次世界大战给很多人带来心灵创伤,精神病人数量激增。葡萄牙医生安东尼奥·埃加斯·莫尼兹从30年代开始进行额叶切除手术实验,发现切除人大脑的一部分,也就是额叶,可以让精神躁郁的人变得安静。从此,额叶切除术便在欧美等国流行开来,数万人被实施了这项手术,莫尼兹还因此在1949年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

然而,人们逐渐认识到,这项医疗技术不仅手术致死率很高,更重要的是它并没有真正治疗疾病,而是通过摧毁病人的人格系统和高级思维能力来换取他们的安静。被切除额叶的病人往往变得行尸走肉一般,智力低下,不再能和外界进行正常交流。比如,美国总统肯尼迪的姐姐就接受了这样的手术,导致智力低下如两岁儿童,终身不能自理。20世纪60年代医学界逐渐停止这项手术,但已有数万人为这项惨绝人寰的手术付出了惨痛代价。

和“输血的故事”一样,“额叶切除术”也是一段科学的“黑历史”。如果在这项技术广泛推广之前,更谨慎地进行抉择,也许就能减少许多悲剧的发生。

谨慎地做出抉择,不仅存在于历史当中,还存在于当今科技发展中,抉择的难题时刻都在发生。2018年底,如何应对轰动一时的深圳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便是这样的现实抉择。

人类基因编辑与输血、治疗精神疾病一样,作为科学问题,并无对错之分。但是,作为一个科学问题,基因编辑技术本身并不是一个成熟的技术。比如,为了改变某一性状的基因剪切,也有可能破坏其他正常的基因,导致难以预测的遗传疾病风险。与此同时,基因编辑婴儿如果诞生,便不再只是个科学问题,而是演变为一个社会问题,其产生的伦理等一系列问题是当今社会暂时无法解决的难题。

让人欣慰的是,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相关部门对这一事件及时发声,声明基因编辑是中国法律所禁止的,并将进行查处。这一果断的抉择,避免了更多悲剧的发生。

然而更多的基因编辑研究在世界各地明里暗里仍在继续,如何应对它们带来的挑战仍然是人类的难题。不仅是基因编辑等生物技术,在核技术、人工智能等问题上,人类也需要抉择。在没有做好全面准备之时,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像停止“输血实验”一样,让科技的发展停一停,等等人类自身前进的步伐。

在科学革命以来的400多年里,科学带给了人们太多的好处,科学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让人类看到了它光辉的一面。在众多的科学史著作中,我们也看惯了太多的光荣与成就。然而,我们不应忘记如同“输血的故事”这样的科学中的“黑历史”。看清黑暗,时刻警醒,时刻反思,走好科技发展的每一步,人类才能享受科学带来的长久光明。

关于中国科普作家协会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是以科普作家为主体,并由科普翻译家、评论家、编辑家、美术家、科技记者,热心科普创作的科技专家、企业家、科技管理干部及有关单位自愿组成的全国性、学术性、非营利性的社会组织。

1978年6月,中国科协在上海召开了全国科普创作座谈会,茅以升、华罗庚、于光远、刘述周、高士其、董纯才、王子野、王文达、温济泽、王麦林、章道义等科教出版界领导人和科普作家、编辑家300多人发起成立了“中国科学技术普及创作协会”筹委会。

查看详细»

协会官方微信

微信二维码

文章部分访问量:828263人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协会微信
协会微信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