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中国科普作家网!入会申请

网站已为协会会员开放的会员功能,欢迎各位会员注册及投稿!

不再提醒
关闭提醒框

中国科普作家网 China Science Writers Association

冰心与科普

《科普创作》 乔世华 2019-01-02 20:01

冰心是儿童文学大家,对与儿童文学关系密切亦有很大交集的科普创作一直投以关注,甚至还试着写过这方面的作品。20世纪50年代中国科幻文学出现了一次创作高潮,冰心乘此东风于1957年写下有生以来第一篇应该也是唯一的一篇科幻作品,即诗歌《我们拜访了火星》。这是一首叙事诗,诗歌主人公是一个中国孩子,他和日本、埃及、印度的小朋友们一同乘坐着苏联航天员叔叔开着的巨大宇宙飞船“稳稳地渡过了茫茫云海”,来到了火星上,和火星上“许多举着红旗穿着红衣的小朋友”见面:

我们和他们紧紧地握手,

我们和他们热烈地拥抱,

我们说:“我们是从地球来的小客人;

我们的发音虽然不都一样,

我们的名字却都叫‘和平’!”

这首科幻诗歌本身带有着那个时代的烙印,既书写了追求民族独立解放的国家的儿童的友谊,也表达了他们探索外星文明、渴望和平的美好愿望。

冰心对科普科幻创作一直很重视,并有相关中肯的评论。在为《1956年儿童文学选》所作的序言中,她在综述1956年的儿童文学创作时,特别提到了科幻新人迟叔昌:“科学文艺的作者中,今年添了一位迟叔昌。他把科学知识极有风趣地融合在幻想的故事里,很引人入胜。我们选了他和于止合写的一篇《割掉鼻子的大象》。科学文艺作品是极受儿童欢迎而应该提倡的,我们希望这支队伍不断地扩大。”《割掉鼻子的大象》是迟叔昌的处女作,能得到文学前辈的如此重视,这给了迟叔昌很大鼓励,他由此走上了专业科幻小说创作的道路。迟叔昌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赴日本定居,一直热心于中日文化交流,1980年以巴金、冰心为团长的中国作家代表团访问日本,他就参加了接待活动。1990年,第二届宋庆龄儿童文学评奖会召开,这一届评出来的获奖作品都是科普科幻类的,获奖作家有郑文光、叶至善、潘文石、肖建亨、张之路等,冰心因为行动不便不能到会,但以书面发言形式向获奖作家表示祝贺:“这一届得奖的作家们都是以儿童科普小说和儿童科幻小说的文学形式,写出了极能引起儿童兴趣,促进他们热爱科学和钻研科学的精神,而终于成长为今日中国迫切需要的科技专家。”

冰心关心科普科幻创作,也因此与一些科普写作者、研究者结缘并建立了深厚的友谊。20世纪60年代初,她在为《1956—1961年儿童文学选》作的序言中如是说:“为儿童准备精神食粮的人们,就必须精心烹调,做到端出来的饭菜,在色、香、味上无一不佳,使他们一看见就会引起食欲,欣然举箸,点滴不漏。因此,为了儿童爱吃他们的精神食粮,我们必须讲究我们的烹调艺术,也就是必须讲求我们的创作艺术。”在写下这段文字时,冰心其实想到的是高士其的儿童科学文艺创作。冰心后来在《我是怎样被推进儿童文学作家队伍里去的》中提到自己喜欢的几个儿童文学作家时,就特别提到高士其对自己的影响:“还有高士其同志以残疾之身,孜孜不倦地为儿童写了几十年的精彩的科学诗文,他的精神使我感佩!”高士其是冰心的丈夫吴文藻先生在清华留美预备学校的同学,比吴文藻小两岁。有一次,冰心生病住院,大夫给出的化验结果是白细胞增高,冰心不明白白细胞增高意味着什么。正好同是福建老乡的高士其来看望冰心,高士其给出的解释形象而生动,让冰心立刻豁然开朗:“白细胞就相当于国家的警察,生病说明身体里发生了动乱,这时候警察就多了。”

1978年9月,北京科普创作协会在北京成立,冰心、高士其、林巧稚、张文裕担任顾问。其后几年里,中国作协和中国科协的科普活动逐渐兴起,冰心多次和高士其一起参加有关座谈会。一次,中国作协和少年儿童出版社在和平宾馆开座谈会,主题是科普应该培养青少年爱科学、学科学、用科学的兴趣及如何创作出青少年喜欢的科普读物。冰心应邀做了发言后,高士其情不自禁地接话说:“你是文学家,你的文章好,要帮助我们的科普作者。”冰心谦虚地回答:“写科普必须有科学知识,必须要有科学基础,我是外行,但我要学习,我以后也要写一些科普作品。”1990年11月,冰心应邀为《高士其全集》写序言的时候,就再度把高士其比作厨师:“假如儿童文学作者是儿童精神食粮的烹调者的话,那么,高士其就是一位超级厨师!”“‘五四’运动的口号,是‘民主’和‘科学’。高士其就是全心全力地把科学知识用比喻、拟人等方法,写出深入浅出,充满了趣味的故事,就像色、香、味俱佳的食品一样,得到了他所热爱的儿童们的热烈欢迎。”“高士其的儿童文学著作,不论是文还是诗,都是科学、文艺和政论的结晶。”“他的作品,如《菌儿自传》《我们的抗敌英雄》《细菌的大菜馆》《抗战与防疫》等,都是儿童科学文艺中的杰作。”“高士其全集的出版,是一件极有意义的事。希望我国的青少年,多读高士其的书,学习高士其精神,健康成长起来。”

科普作家、急救医学专家李宗浩是高士其的学生,冰心和他在座谈会上认识,就时常鼓励他从事科普创作:“你有这么好的条件,要多向高士其学习,多写科普。你是医生,要多关心他的健康,帮助他。还应该发动周围喜爱文学的医生、护士,让他们也有兴趣写科普,医学科普是大家喜欢看的。”当得知李宗浩有主编《高士其及其作品选介》的想法时,冰心马上表示赞成,还欣然允诺为这本书作序:“你做这件事情是十分有意义的,所以大家都很支持你。我给你写序言,两周后给你。”两周后如约派人送来自己用小楷毛笔书写的序言:

高士其同志是一位优秀的作家。他以诗人的情怀和笔墨,为少年儿童写出许多流畅动人的科学诗文,这在儿童文学作者中是难能可贵的。

使我尤其敬佩的是他以伤残之手数十年如一日坚持不懈地为少年儿童写作!这不是有一颗热爱儿童的心和惊人的毅力,是办不到的。我希望亲爱的小读者们,在读到这本书时能够体会并且记住这一点。

李宗浩同志让我为《高士其及其作品选介》作序,病后腕弱,只能写到这里,不敢说是作序,只是向高士其同志表示我的由衷的同情和钦佩。

1998年高士其离世10周年之际,冰心得知李宗浩又重新编辑出版了《走近高士其》一书,还表示李宗浩做的这件事情很重要。两个多月后,冰心就与世长辞了。

著名科普作家叶永烈是冰心的忘年之交。叶永烈看到冰心早年在重庆为梁实秋祝寿的一段题词中把梁实秋比作“鸡冠花”,很是不解,遂复印了冰心的题词函寄冰心请教。冰心在回信中做了解释:“为什么说他是鸡冠花?因为那时还有几位朋友,大家哄笑说‘实秋是一朵花,那我们是什么’,因此我加上了‘鸡冠花’,因为它是花中最不显眼的”,同时感慨“读了复印件,忽觉得往事并不如烟”。叶永烈后来据此写了一篇文章《访冰心》,发表后将剪报寄给冰心,冰心用蓝色圆珠笔随手在白色便笺上写复函时称呼小自己40岁的叶永烈为“永烈小友”,虽然此时叶永烈已经年过半百了。


冰心于1990年8月30日回复叶永烈的信件

四川省绵阳市科普作家汪志1993年担任《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系列丛书主编时大着胆子给素未谋面的冰心写信,希望她能担任丛书的顾问并为丛书题词,冰心不久就寄来信件表示,“承约为《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顾问,却之不恭,谨为顾”,并在另外一张宣纸上用毛笔写下题词:“科学小说是引导青少年走上科研之途的动力!”还在“冰心”的署名下面盖上自己的印章。当年11月在绵阳要举行“《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丛书第一册首发式暨93绵阳科学小说研讨会”,担任这次活动总指导的冰心早早写下“为搞好少儿科学小说创作,要去熟悉少儿科学的研究者”的题词寄给首发式和研讨会。汪志到北京开会探望冰心时,冰心对他说:“您研究科学小说,编辑《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系列丛书,很好,很有意义。”还给他题词:“有了爱便有了一切”。

冰心有如此深厚的科普情缘,自然与她谦和友善的人品、关心儿童健康成长、关注祖国建设发展、心系科学有关,也可能是她一直以来“医学情结”的自然流露。1918年冰心入协和女子大学读理预科,当时一心一意想学医,对于数理化的功课十分用功,成绩也好。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她一下子被卷进这场兴奋而伟大的运动中,因为写作而耽误了解剖学之类理科的实习功课,只好弃医从文,从此转入国文系专心从事文学活动。到晚年回忆这段经历时,冰心还表示自己也不清楚这是否属于“误入歧途”。但她对医学一直心心念念倒是千真万确的,当1981年《中国少年报》创刊30周年前夕,在冰心应约给小读者所写的几句心里话中,她用一半的篇幅表达了自己对医生和护士的敬意,鼓励小读者热爱科学,特别征引了中国的一句古话:“不为良相,必为良医”。

 

作者简介

乔世华,辽宁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文学博士。

 

本文为2018年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晚清以来中国儿童文学理论资料的收集整理与研究”(项目编号:18BZW143)阶段性研究成果。

 

本文转载自《科普创作》2018年第4期。

《科普创作》是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刊,以刊登科普科幻原创作品及评论为主,刊物为季刊,每年3月、6月、9月、12月的20号出刊,欢迎投稿订阅。投稿邮箱:kepuchuangzuo@126.com;联系人:姚利芬。

关于中国科普作家协会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是以科普作家为主体,并由科普翻译家、评论家、编辑家、美术家、科技记者,热心科普创作的科技专家、企业家、科技管理干部及有关单位自愿组成的全国性、学术性、非营利性的社会组织。

1978年6月,中国科协在上海召开了全国科普创作座谈会,茅以升、华罗庚、于光远、刘述周、高士其、董纯才、王子野、王文达、温济泽、王麦林、章道义等科教出版界领导人和科普作家、编辑家300多人发起成立了“中国科学技术普及创作协会”筹委会。

查看详细»

协会官方微信

微信二维码

文章部分访问量:526253人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协会微信
协会微信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