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中国科普作家网!入会申请

中国科普作家网 China Science Writers Association

中国科普作家网»作家作品»作品专栏»周群:卞毓麟科普作品及创作思想教育价值探析

周群:卞毓麟科普作品及创作思想教育价值探析

科普创作 周群 2021-01-13 20:04

当前,虽然学校乃至全社会对中小学 开展科普教育的意义已达成共识,近几年 也陆续展开了一些研究,但对一线老师来 说,围绕科学阅读产生的“为什么教”“教 什么”“用什么教”和“怎么教”的问题并 没有真正得到解决。作为中小学科普科幻教 育的实践者与推动者,笔者认为,在卞毓麟 的科普作品以及他关于科普创作与编辑、科 普教育的诸多表述中,有许多值得挖掘的宝 藏。这些宝藏无疑能为中小学更好地开展科 普教育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本文围绕卞毓麟科普作品及其对科普创 作、编辑工作的相关论述,结合笔者的教学 实践,谈笔者的几点认识。

一、“为什么教”:要高度重视科普教 育,提升学生的科学素养

2020 年 9 月 11 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京 主持召开科学家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在 讲话中,习近平对青少年科学教育作出明确 指示:“好奇心是人的天性,对科学兴趣的引 导和培养要从娃娃抓起,使他们更多了解科学知识,掌握科学方法,形成一大批具备科 学家潜质的青少年群体。”[1]

可以说,国家层面对中小学科学教育的 重视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如何落实总 书记这一重要指示?一个行之有效的抓手就 是大力开展科学阅读。

什么是科学阅读?界定这个概念需要从 两方面入手,既包括“读什么”,即科学阅 读的范围和领域;也包括“怎么读”,即科 学阅读的方法。重庆师范大学学者唐旭这样 定义:“科学阅读应是读者在阅读科学类文本 时,利用一定的科学知识,采用恰当的阅读 方法,读懂作品内容,明白其描述的科学现 象,阐述的科学规则和原理的阅读活动。”[2]

当下,我国中小学生的科学阅读一方 面发生在小学科学课与中学自然科学的基础 学科(如物理、化学、生物、地理等学科) 中,另一方面相对集中在语文学科中。中小 学不同学段的科学阅读呈现出一定的系列性: 小学语文学科的科学阅读主要包括科学童 话、简单的科学小品文等;初中语文学科的 科学阅读多是科学小品文、 报告文学、自然 笔记、科考随笔、考察日记、科学家传记等科普类作品以及科幻小说;高中语文学科阅 读的科学作品则主要包括比较复杂的科普读 物、自然科学领域的论文与论著等。

优秀的科普作品能够点燃青少年科学梦 想的星星之火,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在中 高考“指挥棒”的指引下,近年来围绕试题 中出现的科普类文章阅读题,不少地区和学 校都开展了科普类文章阅读的教学研究与实 践,且取得不小的进展。但笔者认为,仅仅 做到这一点,离国家对青少年科学教育的要 求以及我们所追求的理想境界都还有相当大 的差距。

那么,什么是理想中的青少年科学阅 读?又该如何达到这样的理想境界呢?

在笔者看来,理想中的青少年科学阅读 应传递真善美的价值观,能够点燃青少年的 科学梦想,激发想象力与创造力,引领青少 年成长为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栋梁之材。如 何达到这一理想境界?卞毓麟是这样说的:

“科学很美妙,人人都能欣赏它。也像 欣赏交响乐一样,欣赏科学有一个入门过 程。这个过程丰富多彩,而阅读永远是特别 重要的一个方面。科学很有趣,欣赏科学的 阅读是愉快的。当然,也会遇到困难。但是 只要坚持,困难可以慢慢克服。欣赏科学, 不必要也不可能一口吃成个大胖子。重要的 是读书、读书、再读书。”[3]

从上述文字中,我们可以获得以下启示:

第一,让每一个学生都能感受到科学之 美、科学之趣,这应当是我们开展青少年科 学教育所应追求的目标。只有让学生感受到 科学之美、科学之趣,才能有效激发他们的 好奇心和科学想象力,进而引领他们走上创 新之路。

第二,引领青少年步入科学的殿堂,阅 读“永远是特别重要的”门径。而科学阅读的体验应该是美妙的,不应该如苦行僧一般 艰辛,更不能让学生就此产生畏难情绪。因 此,教师带领学生开展科学阅读,要在调动 学生的阅读兴趣上下功夫,要高度关注学生 是否有阅读的愉悦感。

第三,引领学生开展科学阅读,是一 件需要“长线作业”的事情;不论是哪门学 科的教师,都应以提升学生科学素养、培养 科技创新人才为己任,持之以恒,带领学生 “读书、读书、再读书”,将科学阅读变成学 生的阅读习惯。

总之,要做到以上几点,向着青少年科 学阅读的理想境界迈进,教师先要从思想上 高度重视科学阅读。有了思想上的重视,才 能对“教什么”“用什么教”和“怎么教” 的重要问题真研究、真实践。对于这些问 题,我们当然无法从卞毓麟的科普作品和他 的论述中直接获取答案,但认真研究他的作 品和创作思想,完全可以在若干点上获取有 益启示。

二、“教什么”:“道”与“术”并重,特别重视“道”的追求与时俱进

笔者和同行曾探讨过一个话题:现在多 地区、多学科都在开展科普类文章阅读的专 题研究,那么,我们语文学科究竟扮演什么 角色?与科学学科相比较,语文学科中的科 学阅读应该教什么?

在“教什么”的问题上,语文学科要达 成的目标与物理、化学等学科的科学阅读是 有显著区别的。若想搞清楚这个问题,首先 要了解语文课程标准的相关要求。

在义务教育阶段语文课程课标中,阅读 与写作部分的相关教学要求是:“阅读新闻 和说明性文章,能把握文章的基本观点,获取主要信息。阅读科技作品,还应注意领会 作品中所体现的科学精神和科学思想方法”, “写简单的说明性文章,做到明白清楚”[4]。

在高中阶段,语文学科新颁布的课标 在 18 个学习任务群中有“实用性阅读与交 流”“科学与文化论著研习”以及“学术论 著专题研讨”这三个任务群与科学阅读相 关。以“科学与文化论著研习”任务群尤为 重要,其学习目标与内容为“研习自然科学 和社会科学论文、著作,旨在引导学生体会 和把握科学与文化论著表达的特点,提高阅 读、理解科学与文化论著的能力,开阔视 野,培养求真求实的科学态度和勇于探索创 新的精神”[5]。

关于课外读物,初中阶段的科普科幻作 品、各类历史和文化读物及传记,以及介绍 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常识的普及性读物等, 高中阶段科学与人文方面的各类读物,课标 均建议可由语文教师和各有关学科教师商议 推荐。显然,义务教育阶段和高中阶段的语 文课程标准对科学类作品阅读的要求是一脉 相承的,既包括对“术”(培养学生语文能 力方面)的要求,也包括对“道”(提升学 生语文素养方面)的要求。“语文教育视域 下以科学文本为对象的阅读活动,重点不是 学习科学知识、理解科学现象,而是以科学 知识和科学理解为认识对象,学习并掌握用 科学语言表述科学概念的方法、特征和规 律。”[2]39 我们常讲,要守正出新。语文学科 开展科学阅读,课程标准的要求就是我们要 守的“正”。

卞毓麟创作了不少“科文交融”的科普 类文章。他在谈及科文交融类作品的精神实 质时特别强调:“作品的重要意义在于提供一 种思维方法,在今天这样一个充满多样性的 社会中,思想方法的意义往往大过一个具体 事实的意义。”[6]51“我们的读者朋友也必须 占据一个高视点,来鸟瞰科技发展所置身的 社会、文化、心理环境。只有这样,才能更 深刻地认识当今时代的变革,并有效地在变 革中求得发展。”[7]《漫游:卞毓麟的科学 文化之旅》一书中,尹传红转述的出版人黄 集伟先生的评价,可视作对卞毓麟观点所做 的诠释:“它(作者注:指卞毓麟关于天文 学的科普文章)除了让人知道一些科学现 象、科学常识、科学研究的最新成果外,还 可以丰富人们对于世界的认识,并且让人们 不再天真和简单地看待一个事物,甚至包括 一个人;它更大的意义在于提供了一种思想 方法……”[8]128

卞毓麟的这个观点看似简单,实则很有 深意。语文课程标准中对科学类作品阅读教 学“道”的追求,是培养学生的“科学精神 和科学思想方法”以及培养“求真求实的科 学态度和勇于探索创新的精神”的“道”。 而卞毓麟的表述更着眼于全人教育,立意更 为高远。从这个意义上说,时代在发展,我 们既要能“守正”,还应不断“出新”,才能 满足现实生活不断增长的需要。

“出新”的前提是内省,反思学科现状 与不足。长期以来,语文学科存在着过分重 视文学作品的阅读,对科普类文本阅读重视 不足的问题。这就是“出新”的出发点。我 们既应加强语文学科自身的建设,还应该积 极打破原本彼此割裂的学科边界,加强与其 他学科的联系,共谋科普阅读之大计,联手 推进,努力为我们的学生提供鸟瞰社会发展 和时代变革的“高视点”。

三、“用什么教”:科学阅读中应加强科学史教育

前文中已对中小学不同学段科学阅读的 作品类型作了简要介绍,“用什么教”的问题似乎不是个问题。其实不然。当下中小学阶 段的科学阅读开展情况总体而言非常薄弱, 甚至有空白亟待填补。这里着重谈一点—— 包括科学史阅读在内的科学教育。

美国科学家、科学近代史学科的重要奠 基人乔治·萨顿(George  Sarton)认为:“科 学史是唯一的可以反映人类进步的历史。” 清华大学学者刘兵则认为:“科学史研究和记 录科学发生和发展的历史,其特殊的视角, 决定了它可以成为重要的科普资源。”[9]

尽管近年来我国有不少学者对科学史的 教育功能展开了研究,中小学对科学史应融 入科学教育也逐渐形成一定的共识,但在科 学教育的具体实践中,落地情况并不尽如人 意,正如李雁冰、郑逸在《科学史融入科学 教育的几个现实问题》一文中所指出的:“在 我国科学教育实践中,由于对科学教育目标 本身的狭隘理解,以及我国科学史研究本身 的落后,导致我们对科学史的教育作用的认 识,基本上还停留在激发学生科学学习的兴 趣或立志从事科学研究的层面,即仅只关注 了其表面的工具价值。”[10]

那么,究竟应如何认识科学史的教育 价值?中小学所开展的科学阅读中又为什 么要关注科学史呢?卞毓麟在谈及米·伊 林(Mikhail  Il’in)的作品时,着重论述了在 科普作品中“多多地谈论历史”的好处 [6]256, 对我们认识这两个问题很有帮助。他认为, “钩玄提要地回顾人类认识、利用和改造自 然的本来面目,有利于读者理解科学思想的 发展,明了科学方法的实质,领悟科学精神 之真谛,并由此提高自身的科学素养”,有 助于人们高屋建瓴地领悟科学的作用。美 国《每日新闻》(Daily  News)曾对卡尔·萨 根(Carl  Sagan)这样评论:“萨根是天文学 家,他有三只眼睛。一只眼睛探索星空,一 只眼睛探索历史,第三只眼睛,也就是他的 思维,探索现实社会。”因此,在科普作品 中“多多地谈论历史”还可以有助于人们领 悟科学家“长三只眼睛”的重要意义。在卞 毓麟与记者尹传红的对话中,他对天文学研 究“更高层次上的价值”的论述 [8]128 有助于 我们更进一步领悟科学家“长三只眼睛”的 重要性。他认为,包括天文学在内的任何基 础学科都有其实际应用价值,但天文学研究 还有更高层次的价值,即人类认识自己在宇 宙中所处的位置。

在科普作品中“多多地谈论历史”与科 学史教育本身当然不能直接画等号,但笔者 认为,其中的道理是相通的。显然,卞毓麟 的观点更着眼于对科学研究的本质思考,表 述也更上位,甚至达到哲学的高度。将这部 分论述与现实教学中对科学史教育作用相对 狭隘的理解比较,立意格局高下立判。

四、“怎么教”:应尽快确立科学阅读分级标准

基于对全国中小学科普科幻教育现状的 了解,笔者主张科普科幻作品分级阅读。要 做分级阅读,就要有分级的标准。众所周知, 中小学生是需要教师进行专业引领的群体, 什么样的科普科幻作品能够进入中小学,必 须有严格的标准。退一步说,即便不做分级 阅读,如何尽可能将优秀的科普科幻作品推 荐给学校和学生,也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 需要有可参照或执行的标准。

本文聚焦于科普作品的阅读,因而涉及 到两个问题:一是如何衡量一篇或一部作品 是不是科普佳作,有什么标准;二是分级阅 读有什么依据。

关于这两个问题,卞毓麟的相关论述中“隐藏”着部分答案。

熟悉卞毓麟及其作品的人都知道,他对 美国科普科幻巨匠艾萨克·阿西莫夫(Isaac  Asimov)和苏联作家伊林可谓推崇备至。卞 毓麟在论述其重要创作理念的《“科普追求” 十章》一文中,从两位科普大师对他的影响 谈起,进而总结了他们的写作共性。第一, 都是以知识为本,同时注重将趣味性寄寓于 知识性之中。第二,将人类今日掌握的科学 知识融于科学认识和科学实践的历史过程之 中,在普及科学知识的过程中钩玄提要地再 现人类认识、利用和改造自然的本来面目, 引导读者理解科学思想的发展,领悟科学精 神之真谛。第三,“授之以渔”,既授人以结 果,更阐明其方法,以此启迪读者思维,开 发智力。第四,文字既规范、朴实,又流畅、 生动 [11]。

卞毓麟还特别介绍了阿西莫夫“镶嵌玻 璃和平板玻璃”的创作理论①,并认为阿西 莫夫之所以取得巨大成功,正是得益于他恪 守这一创作理论。卞毓麟以阿西莫夫和伊林 的创作共性为自己科普创作追求的目标,提 出科普创作要“科文交融”的主张,并身体 力行,不断实践。卞毓麟个人在创作上的美 学追求,实际上已经成为更多的科普作者的 共识和创作上的共同追求。科普佳作《星星 离我们有多远》被教育部统编初中语文教材 收入,成为推荐阅读的作品,更成为科普佳 作的典范,就是卞毓麟将创作理论付诸实践 效果的明证。


图 1  卞毓麟写给孩子们的话

可能有人会追问:在一线教学中,《星星离我们有多远》是否实现了作者的创作意 图?这类科普佳作又是如何对中小学生产生 影响的呢?请允许笔者结合教学实践来说明 这个问题。

2019 年 5 月,笔者带着任教的两个班 开展了《星星离我们有多远》整本书阅读活 动。阅读到了尾声,笔者给学生布置了一组 笔谈题,其中一道题是这样要求的:

在阅读《星星离我们有多远》一书后, 你增加了哪些天文学方面的知识?对“科学 精神”又有什么新的认识?你掌握了哪些阅 读此类科普作品的方法?有哪些话想对作者 卞毓麟老师说?请你结合作品,给作者写一 封信,围绕上述问题,谈谈你的体会。

学生们不仅认真写了信,还工整地誊写在信纸上。在笔者看来,既然要探讨卞毓 麟科普作品和科普创作理论中蕴含的教育价 值,没有什么比这些来自学生的鲜活文字更 能有说服力。从信中可以看出,学生们阅读 《星星离我们有多远》后收获颇丰。例如, 林恺钊同学认为,该作品用简单生动的语 言,把三角法、视差等这些看似高深、复杂 的概念讲解得十分透彻,让读者一下子就明 白了它们的意义和作用;王馨艺同学认为, 作品讲述不同“量天尺”的诞生及其应用时 所用比喻很高明,语言也生动,这样写能将 许多复杂的公式讲得一清二楚。不仅如此, 学生们认为,在《星星离我们有多远》中, 既有得出科学结论的方法,也有对这些方法 的解释,特别是注重再现当年天文学家们得 到结论的过程,这对他们的启发很大。他们 不仅了解了如何测量两星之间的距离等有趣 的知识,研习了科普作品的阅读方法,还加 深了对科学精神的理解:科学家们坚持研 究,甚至献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由此 可见,天文学的研究不仅需要智慧,更需要 勇气。天文学家的探究象征着全人类对未知 的星空的向往,他们对真理孜孜不倦地探求 的科学精神是伟大的……

篇幅所限,不胜赘言,笔者不再将学 生在信中所表达的感悟一一罗列。笔者坚 信,优秀的科普作品一定能点燃青少年的科 学梦想,激发全民族实现中国梦的想象力创 造力。不仅如此,实践证明,这些科普佳作 还能在潜移默化中对学生写作形成良好的文 风起到引领示范作用。对我们教育工作者来 说,当务之急,是要以更为积极的姿态,遴 选优秀的科普科幻作品,整合资源,开发课 程,带着学生读书、读书、再读书,从阅读 起步,培养他们的好奇心、科学的想象力与 创造力。

接下来,继续谈谈卞毓麟的科普创作思 想对科普作品分级阅读的启发。

2019 年全国青少年科普科幻教育大会 在温州召开。大会特地邀请了卞毓麟作科普 阅读的专题报告,笔者就是那时候与卞毓麟 结识的。2020 年的教育大会在北京召开,卞 毓麟没到现场,但他听说有位老师的研究课 上的就是《星星离我们有多远》整本书阅读 指导,特地在微信上问笔者,那节课是怎样 上的,有什么资料能发给他学习。卞毓麟说: “我本人不是语文老师,对教学真是外行。 曾多次有老师问我,如何给学生讲怎样阅读 这本书,我很难回答。我实在是只知道怎样 写科普,不知道怎样教语文,要好好学习, 活到老学到老!”

卞毓麟的话里满是他对“教学外行”的 遗憾。然而在我看来,卞毓麟是对青少年学 生这个群体做过专门研究的。他认为青少年 科普创作有三个特点:第一,需要侧重知识 性;第二,需要注意知识的基础性;第三, 需要凸显趣味性。与青少年科普相对应,成 人科普创作也有三个特点:第一,更注重科 学思想、方法和精神;第二,特别注重时效 性;第三,同样注重趣味性,但更强调易收 性,即容易被接受 [8]109-110。

卞毓麟概括的青少年科普与成人科普 的特点,我们可以拿来借鉴,应用于建立中 小学生科普阅读的分级标准上。结合教学实 际,青少年科普特点更符合小学和初中阶段 学生心理认知的特点;而成人科普的特点则 与高中阶段相对应。科普阅读分级大的阶段 可以借助这样的特点归纳加以区分。这当然 还不够。一方面,分级标准需要更进一步研 究,科学地细化;另一方面,建立分级标准, 还要考虑学生的能力发展螺旋上升的特点。 如何在小学、初中、高中乃至大学,持续不断地通过科学阅读培养学生的科学素养和创 新能力,实乃必须群策群力的重大课题。

以上,围绕中小学开展科学阅读的过程 中“为什么教”“教什么”“用什么教”“怎 么教”等不可回避的几个重要问题,结合卞 毓麟的科普作品及其创作思想,谈了笔者所 受到的启发。就在前不久,卞毓麟又在微信 上问笔者:“郭沫若《广寒宫》一诗,通篇是 说牛郎织女鹊桥天河,这同题目《广寒宫》 简直毫不相干,这怎么理解呢?”笔者和同 事做了一番研讨后将我们的看法回复给卞毓 麟。他收到回复和相关资料后说:“谢谢,我 再来学习研究一下。”没过多久,《文汇报》 上便发表了卞毓麟的新作《假如人类登陆火 星,会有怎样的“中秋月色”》。笔者这才明 白,卞毓麟咨询我的问题,是在为写这篇科 普文章下案头功夫。感慨之余,联想到卞毓 麟的治学和写作之道——他概括为 16 个字: “分秒必争,丝毫不苟;博览精思,厚积薄 发。”因为在他看来,“时间是宝贵的,一个人的生命因其智慧和业绩而赢得质量,有质 量的生活则等于延长了寿命。”卞毓麟坚持 认为,“科普作家必须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 和高尚的职业道德”[6]74,这一点极为重要。 我们中小学一线教师要真正做好科普科幻教 育,不仅要更新自己的知识,学习开展工作 的方法,更要认真学习卞毓麟等老一辈科普 工作者的精神与风范,认真治学,踏实努 力,秉持自己这一份社会责任感与教师的职 业道德。只有这样,才能切实推动青少年科 学阅读、科学教育向着理想的境界迈进,为 点燃青少年科学梦想,早日实现中国梦,尽 到自己的时代责任。

作者简介

周群,北京景山学校正高级语文教师,北 京市特级教师,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中小 学科普科幻教育推广人,北京大学、河北师范 学院等地教育部国培项目专家、硕士生导师。 在《科普时报》上开设有“面向未来做教育” 专栏,发表科普科幻教育专题的文章多篇。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在科学家座谈会上的讲话 [EB/OL].(2020-09-11)[2020-09-20].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 leaders/2020-09/11/c_1126483997.htm.

[2]  唐旭 .“科学阅读与创新”专题整合的逻辑、类型与要求——高中语文“学习任务群”专题整合的基本思路 [ J]. 语文教学与研究,2020(03):39.

[3]  卞毓麟 . 阅读与科学——在“国图公开课首期特别活动”上的演讲 [C]// 卞毓麟 . 悦读科学:卞毓麟品书录 . 武 汉:长江文艺出版社,2019:2.

[4]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 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 年版)[S]. 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15-17.

[5]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 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2017 年版)[S]. 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20:25.

[6]  卞毓麟 . 编辑路上的风景 [M]. 北京 : 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

[7]  卞毓麟 .《数字杂说》的背景及其他 [ J]. 语文学习,2010(01):54.

[8]  尹传红 . 漫游:卞毓麟的科学文化之旅 [M]. 保定:河北大学出版社,2001.

[9]  刘兵,江洋 . 科学史与教育 [M]. 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8:42.

[10]  李雁冰,邹逸.科学史融入科学教育的几个现实问题 [ J]. 全球教育展望,2012(10).

[11]  卞毓麟 .“科普追求”十章 [ J]. 今日科苑,2016(08):4-13.

①“镶嵌玻璃和平板玻璃”的创作理论:“有的作品就像你在有色玻璃橱窗里见到的镶嵌玻璃。这种玻璃橱窗很 美丽,在光照下色彩斑斓,你却无法看透它们。同样有的诗作很美丽,很易打动人,但是如果你真想要弄明白 的话,这类作品可能很晦涩,很难懂。至于平板玻璃,它本身并不美丽。理想的平板玻璃,根本看不见它,却 可以透过它看见外面发生的事。这相当于直白朴素、不加修饰的作品。理想的状况是,阅读这种作品甚至不觉 得是在阅读,理念和事件似乎是从作者的心头流淌到读者的心田,中间全无遮拦。写诗一般的作品非常难,要 写得很清楚也一样艰难。事实上,也许写得明晰比写得华美更加困难。”

本文转载自《科普创作》2020年第4期

关于中国科普作家协会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是以科普作家为主体,并由科普翻译家、评论家、编辑家、美术家、科技记者,热心科普创作的科技专家、企业家、科技管理干部及有关单位自愿组成的全国性、学术性、非营利性的社会组织。

1978年6月,中国科协在上海召开了全国科普创作座谈会,茅以升、华罗庚、于光远、刘述周、高士其、董纯才、王子野、王文达、温济泽、王麦林、章道义等科教出版界领导人和科普作家、编辑家300多人发起成立了“中国科学技术普及创作协会”筹委会。

查看详细»

协会官方微信

微信二维码

文章部分访问量:941048人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协会微信
协会微信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