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中国科普作家网!入会申请

网站已为协会会员开放的会员功能,欢迎各位会员注册及投稿!

不再提醒
关闭提醒框

中国科普作家网 China Science Writers Association

中国科普作家网»作家作品»作品专栏»【影评】探寻正义与邪恶的灰色地带

【影评】探寻正义与邪恶的灰色地带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 刘懿娴 2019-03-01 07:46

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科幻电影越来越受到观众的喜爱。尤其以美国制造的科幻影片为主,站在美国科技前沿的基础上,加上丰富的想象和大胆的创作,美国漫威公司的系列影片创造了很多人们心目中的英雄形象。从美国队长、绿巨人、蜘蛛侠、钢铁侠到金刚狼,无一不是科技与想象的产物。

电影《毒液:致命守护者》(以下简称《毒液》)不仅强势回归,更带来了一个全新与另类的英雄人物。影片的故事线流畅,拍摄手法巧妙,特效与动作的设计给人以视觉上的冲击,为观众们呈现了一场精彩纷呈、高潮迭起的饕鬄盛宴。

 

“共生”——生命伦理类题材

影片《毒液》由鲁本·弗雷斯执导。身为记者的艾迪和律师女友安妮相恋多年,女友安妮接手了生命基金会的案件,一天,艾迪在女友的邮箱里无意中发现了基金会老板德雷克不为人知的秘密。为此,艾迪不仅丢了工作,女友也离他而去。之后,生命基金会的朵拉博士找到了艾迪,希望艾迪能够帮助她阻止德雷克疯狂的罪行。在生命基金会的实验室里,艾迪发现了德雷克进行人体实验的证据,并且在误打误撞之中被外星生命体“毒液”附身。通过与外星生命体一系列的挣扎与对抗,最终选择共生,成为拥有强大能力无人可挡的毒液,阻止德雷克想异化人类的故事。

外星生物入侵人类地球是一类经久不衰的科幻题材,有《明日边缘》《环太平洋》等珠玉在前,这部电影虽然选择了同样的方向,但是却有着独特之处,那就是人与外星生命体的结合并借助外星生命体的力量拯救地球。外星生物不仅是疯狂的肆虐破坏与占领地球,毁灭人类,而是选择与人类共生。这就不得不提到与之有着异曲同工之处的影片《阿凡达》了。

影片《阿凡达》是因为潘多拉星球的纳威人有着自己种族的语言,人类无法与纳威人对话,所以科学家们将人类的DNA和纳威人的DNA结合在一起,制造了一个克隆纳威人,这个克隆纳威人可以让人类的意识进驻其中,成为人类在这个星球上自由活动的化身。

在科幻片层出不穷的今天,《毒液》还能带给观众耳目一新的感觉,是因为人与外星生命体的共生,不仅是共用一个躯体,意识也是共存的。外星生命体是具有思想和情感的,是可以和人类直接进行对话的。它有着与人类相近的思维能力,拥有共情能力,能够体会与理解人类的种种情绪,分辨是非善恶。

随着人类文明不断地演变与发展,我们从陆地到海洋,现在将目光逐渐转向了太空。人类的欲望在无穷的延伸,对于未知领域的和未知生物的好奇,通过科技手段不断地去探索。但有一件事我们未从遇到,却一次次入驻科幻电影中——当真的有着和我们一样智能甚至更高级的外星生命体来到地球上时,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类的欲望是否真的能得到控制,人类文明如何正常的得以延续?

影片中的反派德雷克,为了找到能与外星生命体共生的宿主,采用人体实验的方式,将无知的流浪汉骗进实验室签署他们根本看不懂的死亡协议,在德雷克自以为创造新生命的荒谬理想的说辞中死去。

《毒液》属于生命伦理型题材,基于对人类生活的共同关注,它从道德伦理层面反思由科技进步引起的伦理价值层面的冲击。以人为实验对象,思想与生命被剥夺,是这部影片对于人权以及道德伦理极限的挑战。影片将这一幕赤裸裸的展现给观众,不仅引起大众的思考,在科学技术的高速发展之下,人类生命体是否可以借助科技改变自身,或通过融合其他的基因或生命体以形成全新的更加高级的物种,打破人类主宰世界的绝对权力。

 

多样而深刻的主题

一部电影能否产生理想的社会和艺术效果,能否引起观众心理上、感情上的变化,主要取决于是否有一个鲜明、深刻的主题。主题是一部影片的灵魂,是决定影片思想和艺术是否统一的关键。前苏联著名电影导演普多夫金说,电影像其他艺术一样,对主题的选择是没有限制的,唯一的问题是它对于观众是否有价值。也就是说,一部影片的思想性和战斗力,首先取决于主题是否正确地反映了现实生活的本质和规律,是否提出和回答了生活中的重大问题,是否深刻地反映了时代精神。

“毒液”拥有极限的变形能力以及超强的自愈能力,使艾迪可以以一己之力阻止德雷克的计划。但它并不完全是一个正义的化身,一个传统意义上的超级英雄,他是亦正亦邪的存在。由于无时无刻不在与体内的共生体互相博弈。艾迪时而正义勇敢,力求真相深入虎穴,为伤及无辜抱歉;时而又在共生体的作用下变得狂暴危险,想要摧毁破坏。这一切就如他在影片中的自我独白:“这种力量,并非完全可怕。”

没有绝对的正义是这部影片的中心主题,这也与影片名称致命守护者相呼应。近年来,美国电影一直在试图探寻正义与邪恶之间的灰色地带,不再一味的是非黑即白的人物设定,更多的去挖掘人物的背后不可预知的秘密与悄无声息的转变,也侧面的传达给大众,人性的复杂与无法掌控,值得我们去思考。

超级英雄类影片一直美国电影的主流,它是美式文化价值观和民族意识的呈现者以及宣扬者,其中无不体现了美国影片中的个人英雄主义与美国梦的实现。而科幻片与超级英雄类影片的不同之处在于,科幻片的主人公直面整个宇宙,运用科学知识探寻未知生命,解决当前所面临的难题。《毒液》是超级英雄与科幻二者的结合,影片发生的基础立足于科学技术高速发展的当下,当然也加入了对未来世界一些可能发生或即将发生的幻想,但这一切都离不开以科学知识作为支撑和依据。

影片中德雷克手下的一大批科学家眼看着自己研究出来的科学技术被应用于合成共生体,走向毁灭人类的道路,却依旧无动于衷。最后只有朵拉博士站出来求助艾迪,但最后也没能躲过自己被实验的结局。生命基金会,看似是一个进行正规科学研究的实验基地,但实际上却是背地里将人当作小白鼠的集中营。

爱因斯坦说:“人类通往毁灭的道路上是由杰出的科学家的名字铺就的。”我们一直把科学家的形象认为是至高无上的,但在这部影片中却是直接揭下了科学家的面具,映射出以自我利益为中心的功利主义,打破了传统科学家的正面形象。当科学研究涉及到利益时,研究成果将不再是促进社会发展的动力源泉,反而成为某一人或某一集团的附庸,为创造更大的利益服务。

我国学者刘益东提出:“现代社会高度依赖科技知识增长,而其中一类破坏力极大的科技知识——致毁知识,也随之增长,并且在科技知识增长的同时,不可能有选择地禁止其中致毁知识的增长。致毁知识的增长是不可逆、不可抵消、不可阻止的,这意味着人类面临毁灭的危险是不断累加和递增的。”致毁知识在影片中没有直接点明,但却是十分值得我们去挖掘的深刻主题。我们无法对知识的发展限定一个禁区,也不可预知、分辨我们所进行研究的结果得出的是否是致毁知识。我们不可能阻止科学技术出现突破性进展,况且绝大部分的科学发现都有偶然的成分,并不是在计划之内的。所以在科幻影片中不断触碰致毁知识的意义在于,影片不是许诺给观众一个光明的未来,而是在当代社会这个不稳定的系统中,用科幻电影中想象出的人类前景给我们以启示与警示,致毁知识应当得到重视。

 

人物关系的解读

人物塑造是影片中的灵魂,所有的故事情节脉络都要在人物的身上开展,一个作品中的人物是否立得住,是否能创造出鲜活且有质感的人物,则需要对人物的性格、心理活动以及动机了解得十分透彻,使人物的一举一动变得合理化。

主人公艾迪与外星生命体“毒液”之间关系的转变十分微妙。在“毒液”第一次出现在影片中时,他就被人们认定是一个邪恶的存在,在不断地找寻宿主的实验中,伤害了很多无辜者的生命,直到误打误撞进入了艾迪的身体。到了影片的中段,两者的关系逐渐朝一个明朗的方向发展,艾迪发现他们是“同病相怜”。在“毒液”的外星世界中,也有着等级能力的划分,而“毒液”就是和艾迪一样的弱势群体,是渺小又软弱的存在。影片的最后,艾迪与“毒液”逐渐成为亲密的伙伴关系,并肩战斗。他们达成了共识,决定共同保护地球,“毒液”选择与自己的种族进行对抗,防止他们入侵地球,在关键时刻牺牲自己拯救了艾迪。

消极的角度来说,艾迪与毒液是互利的合作关系。两者都有着自己的需求,他们互相利用,取长补短。从积极的角度来看,两者是互相拯救的过程,不论是在地球或是外星球,都有着严格的地位等级的划分,弱势群体只有团结在一起才能够对抗强大。《蜘蛛侠》里有一句话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是二者的互帮互助使毒液成为地球的致命守护者。

影片将人类与外星生命体的关系赋予了更新一层的含义。不是控制与吞噬的关系,也不是仅能存在一种思想,更像是一种合作,一种正义与邪恶善意的博弈。尽管在美国的影片中,正义最终一定会战胜邪恶,美国梦也一定会实现,但人类与外星生命体思想的连接,不同种族与文化间不断地碰撞,没有谁同化谁,而是达到一种平衡,一种共识,和谐相处的状态。或许这也是科幻影片带给我们的一些暗示与思考,在人类发现外星生命体的未来,我们可以达成共识与共生。

 

结语

无可否认的是,科幻影片具有其他类型电影所无法比拟的的独特魅力。科幻电影立足于科学并关注当下的科学现象,在此基础上加入对未来生活的幻想,以虚拟影像的形式为我们展现了未来生命的前景,也同时将可能到来的灾难进行预演,给我们以人文方面的警示。面对外星生物来临,人类自我对于个体、本质以及存在意义的理解,有关正义与邪恶的灰色地带的探寻,科学技术进步所畅想的人类未来,都是《毒液》这部影片所带给我们新的审思,需要我们不断地探索与追寻。

关于中国科普作家协会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是以科普作家为主体,并由科普翻译家、评论家、编辑家、美术家、科技记者,热心科普创作的科技专家、企业家、科技管理干部及有关单位自愿组成的全国性、学术性、非营利性的社会组织。

1978年6月,中国科协在上海召开了全国科普创作座谈会,茅以升、华罗庚、于光远、刘述周、高士其、董纯才、王子野、王文达、温济泽、王麦林、章道义等科教出版界领导人和科普作家、编辑家300多人发起成立了“中国科学技术普及创作协会”筹委会。

查看详细»

协会官方微信

微信二维码

文章部分访问量:567535人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协会微信
协会微信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