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中国科普作家网!入会申请

网站已为协会会员开放的会员功能,欢迎各位会员注册及投稿!

不再提醒
关闭提醒框

中国科普作家网 China Science Writers Association

中国科普作家网»作家作品»作品专栏»【作品欣赏】隔阂

【作品欣赏】隔阂

未知 修新羽 2019-04-04 20:29

 

“2018科普文创—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科幻类获奖作品

打开门,她被带了出去。这三天来,没有一刻她停止过哀叹人生的不幸:谁能想到飞行船竟然在这里出了意外,又是那么意外地漂泊在了那群外星人的领地附近,被魔鬼所俘虏。虽说实际上她并没有被饿着,那些黏糊糊的水果尝起来并不差,她的住宿条件也并不差,但“死亡”二字已经在她脑海里飘荡了很久。其他人都不知道哪里去了,只有她孤零零地呆在这间牢房里,对外面一无所知。就像世界上只剩下她自己了一样,孤独,尤其的孤独。而这孤独也渐渐失去了意义。

她终于被带了出去。在外面等待的是一群怪物。灰白的皮肤,勉强分辨得出眼睛和嘴巴,如果薄薄的一道紫色裂缝也算得上嘴巴的话。眼睛倒是很醒目地凸了出来,灯泡那么大。她曾见过怪物的照片,如今亲眼见到,毫不夸张地说,双腿都开始抖动了。

这是群年轻的怪物,见到她倒是没感觉到什么新奇。不过是又一次开始游戏罢了,无聊的时候它们总在这样做,从地牢里随便抓一个倒霉的入侵者出来。昨天玩的项目是比谁能让他们吓得哭出来,而遭殃的是个二十来岁的姑娘,眼睛哭肿得只剩一条缝儿。

从前它们在这种游戏中只是四处蹦来跳去,扭动脖子,做鬼脸,发出凄厉的叫声,可是今年春天的时候,一种高效翻译机被发明了出来,它们可以用语言来进行威胁了,喔,这样的话趣味性可就大大增加了,怎么都玩不腻。从书上背下来一些可怕的句子,什么“要把你的肠子扯出来,在你的脖子上打个结”,或者“咬断你的胳膊”。而那些入侵者或许已经被恐惧冲昏了头脑,完完全全忘记了最基本的常识……最基本的对自己敌人的了解,写在小学一年级课本上的那种:在不借助工具的情况下,肢体太过柔软而不够健壮的怪物们是没有那么大的伤害力的。

那些俘虏相信了,完完全全地相信了。姑娘已经流不出更多眼泪,眼睛火辣辣地疼着,只能用手掌捂住,蹲在地上瑟瑟发抖,最后干脆晕了过去。非常有意思,居然晕了过去,浑身软绵绵的像个玩偶。它们把她拖了回去,准备下次再玩。

今天的主题是不一样的。

“让一个人愿意亲近你愿意爱你是更困难的。让他们恨你讨厌你,只需要做点可怕的事情就好了,有时候甚至只要在他们面前表演一下转动脖子,这完全都是由我们的意志来操控的……可是一个人愿不愿意接受你亲近你,完全是出自于这个人自己的意志。游戏加强了难度,兄弟们,来挑战一下自己吧。”个子最矮的那个怪物笑嘻嘻地说。它年长了几岁,说的话总是很有道理。“这需要足够的巧妙,足够的智慧。”

怪物们开始轮流讨好她。前几个都直接了当地走近,背诵些肉麻古怪的句子,翻译机语调生硬的电子音夹杂在嘶嘶呵呵的怪物语里,听上去更让人不安。她瞪大了眼睛,惧怕而警惕地看着它们,想哭又连哭都不敢,只是偶尔地发出一两声尖叫。

最矮的怪物捧着一束鲜花,微微眯起眼睛,迈着有些滑稽的、只在某些先锋派舞蹈里出现的滑步,向她一点点靠近。“美丽的公主,”它说,神态很是自以为优雅,“请接受……”如果那束花不是黑色的,估计效果会稍微好一些。她被它弄得有些混乱,不知所措地呆站在那里,连尖叫都忘记了……

然后那个相貌有些特别的怪物出现在怪物群后面。皮肤依旧是灰白,但不像其他怪物那么皱皱巴巴,五官的距离也没有那么远,莫名其妙地,看上去和人类有些微妙的相似。怪物们没有眉毛,但是能看出来它眼睛上面的肌肉收缩了起来,似乎是有些愤怒。

它对同伴说:“你们这群粗鲁的人,根本不知道该怎样对待人类!”

其他怪物显然是有些恼羞成怒了,粗声粗气地对他说:“滚开,你这个蠢货!”

另一个怪物说:“别着急,看看蠢货要干什么!”很是阴阳怪气,明显是想要看笑话。

它们口中的蠢货慢慢地,试探性地朝她走来过来。不像之前的那些怪物一样粗鲁,动作轻柔,目光温和而平静。“不要害怕,”它小声说,电子音嗡嗡地响着,语气还是那么生硬,可是现在听起来不再那么让人不安,可能是她已经开始听习惯了。也可能是……“别害怕。你很美丽,我真的很想吻你……”它有些羞怯地,目光痴迷地看着她。是怎样的目光啊,那双外凸的巨大眼睛清澈到一塌糊涂,里面透着贯穿了整个宇宙的深玄智慧,也透着孩童般的天真。那薄薄的紫色嘴唇完成小巧的弧度,像是在微笑……仔细看看,它也不算狰狞,如果它真的想要吻她……她觉得,自己或许也可以忍受。只要有爱。曾经她在博物馆看过一部很老的电影,美丽的公主被英雄所营救……英雄啊,只要有勇气有谋略,没必要太过英俊。上帝是公平的,在英俊和能力面前倒不如选择后者。好像有研究表明这种怪物和人类没有生殖隔离,竟然没有,多奇怪啊,多幸运啊。但只是理论上,还没有结合了两方基因的孩子降生呢,它会是和平使者的,停止一切纷争。一切都是注定好的,第一步就要被他们迈出。她被他所营救,一刹那便决定全心爱上它。他。亿万年来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历史不同的种族,难懂的语言,神秘而新奇,让人胆战心惊,让人心跳加速。是紧张还是激动呢?一种怎样的爱情啊!超越了一切的侵略与被侵略,超越了整个人类的战争与仇恨,超越了世界上最可怖的隔阂……

他伸出一只手去揽住她的肩膀,抚慰性地捏了捏,另一只手温柔地拧断了她的脖子,然后抬起她软塌塌的脸吻了一下。

“你把她弄死了,杂种!”抱怨声从身后传来。本来是要看笑话,这下连笑话都没有得看了,真是无趣至极。

他疑惑地低头看看她毫无生气的脸,把头拧了一百八十度,对着身后的那群伙伴们嘀咕:“怎么,她的脖子怎么了?”,

“怎么了?怎么了!历史课!生物课!语文课!所有的课上老师都在不断重复,地球生物和我们不一样,拧脖子对他们来说不是爱抚!”最矮的那个怪物非常失望地大喊大叫,“刚才我几乎都要成功了!”

怪物们气愤地讨论了一阵,把那个人与怪物混血的试验品蠢货赶回了宿舍里,才决定忘掉刚才的事情,提起兴致重新开始游戏。他们走到了地牢里,把另一个人押送上来。那是个三十岁左右、瘦巴巴的中年男子,因为过度惊吓而一出牢门就开始翻白眼。

 

(本文转载自科普科幻之星微信公众号)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精彩点评——

 

作者简介:

修新羽,女,1993年生于青岛,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目前就读于清华大学哲学系。作品散见于《上海文学》《天涯》《青年文学》等。曾获2013年度《解放军文艺》优秀作品奖,2017年科幻水滴奖短篇小说一等奖,2017年第四届老舍青年戏剧奖。

 

关于中国科普作家协会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是以科普作家为主体,并由科普翻译家、评论家、编辑家、美术家、科技记者,热心科普创作的科技专家、企业家、科技管理干部及有关单位自愿组成的全国性、学术性、非营利性的社会组织。

1978年6月,中国科协在上海召开了全国科普创作座谈会,茅以升、华罗庚、于光远、刘述周、高士其、董纯才、王子野、王文达、温济泽、王麦林、章道义等科教出版界领导人和科普作家、编辑家300多人发起成立了“中国科学技术普及创作协会”筹委会。

查看详细»

协会官方微信

微信二维码

文章部分访问量:452366人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协会微信
协会微信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