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中国科普作家网!入会申请

网站已为协会会员开放的会员功能,欢迎各位会员注册及投稿!

不再提醒
关闭提醒框

中国科普作家网 China Science Writers Association

中国科普作家网»作家作品»作品专栏»【理论】有效开展气候变化传播和公众参与的若干原则——IPCC作家手册

【理论】有效开展气候变化传播和公众参与的若干原则——IPCC作家手册

《科普创作》 气候宣传工作小组 2019-05-05 19:27

前言

数十年提高公众对气候变化的认识和吸引公众参与气候变化的举措表明,气候变化不会自我传播。

 

目前,气候变化传播的社会科学新证据解释了为什么使公众参与气候变化具有挑战性。气候科学充满了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是与非科学家进行交流的一颗“臭名昭著”的绊脚石。一些人可能难以理解某个看起来抽象的主题,另外一些人可能感觉气候演讲中那些抽象的统计数据离他们的日常生活很遥远。一些国家对于气候变化存在政治分歧,而另外一些国家,公众和政治演讲的缺失则是主要问题。

一些社会科学文献记录了公众参与气候变化所面临的挑战,同时,这些文献也给如何更有效的传播提供了一些有力的指导。我们可以充分地理解,因为我们的世界观、价值观和社会规范决定了我们如何接受信息并将其运用到自己的生活之中。另外,长期以来,我们一直认为,传递信息的人至少与信息本身一样重要或者更重要。当前社会,科学家是值得信赖的,并且他们有许多契机让公众参与到气候变化议程中的关键时刻,例如,发布IPCC(Intergovernmental Panelon Climate Change)报告。这本手册的目的是为IPCC科学家提供指导,帮助他们尽可能有力地、有效地和有依据地使公众参与这些关键时刻。

通过整合初步的社会科学研究成果和建议,结合已有的传播“指南”和资源,这本专为IPCC作家定制的手册提出了若干有效开展传播和让公众参与的原则。

这项工作建立在大量气候科学传播相关知识和经验的基础上,尤其是在英国和其他英语国家,但是它所包含的深刻见解与世界所有地区参与群体都相关。

这些社会科学知识告诉我们,科学家通过一种使信息更易于被非科学受众理解,使信息与受众的生活和经历更相关的方式来传播气候科学是可能的。在共同的价值观基础上与受众建立联系,可以促进传播者和受众之间建立信任。世界上也许不存在引起普遍共鸣的“咒语”,但是却有更好或更坏的开启气候变化谈论的方式,有更有效或无效的方式来运用语言与叙述的手法。在讨论天气和气候之间的联系以及气候科学固有的不确定性上,已经有了一些指南。就公众参与而言,在讨论一些新兴话题时,如负排放技术,记住一些基本原则可以帮助科学家确保对话具有建设性。

这本手册具有全方位的参考价值,但它主要聚焦于真实的公众参与场景的实践指导,例如,准备公众会议的演示文稿,或构思与当地社团讨论的素材。与从较长的《IPCC评估报告》归纳而来的《决策者摘要》一样,这本手册的目的是提炼最相关和最有用的信息。

这是IPCC第一次出台这类针对作者的指导性文件。希望这本手册能成为IPCC作家的工具,让他们充满信心地以最可靠的证据为基础,并用最合理的方式让公众参与气候变化。

下面是有效开展气候变化传播和公众参与的六项原则。

 

一 做自信的传播

在通常情况下,社会大众充分信任科学家。当然,也存在一些例外,但即使是置身于充满挑战的受众中,科学家也可以通过自信地、真实地交流建立起信任。作为一个IPCC作家,传播者的科学专业知识和对学科的精通赋予其公信力,但信任还取决于传播者在呈现他们的经历和观点时讲话的真实程度。

所有的IPCC作家都有不同的专长和专业领域。但是公众通常不会把他们的问题和评论限定在一个特定的领域,而是越来越多地要求传播者谈论包括整个IPCC报告内容的大量话题。这意味着科学家可能要谈论气候如何变化,对人类和自然系统有何影响,以及限制气候变化的措施。当一个科学家在交流他们的研究或者更宽泛的领域时,不存在一个“正确”的角色。一个科学家认为是“主张”的东西,另外一个科学家可能认为那只是在简单地交流他们发现的启示。已故的史蒂芬·施奈德(Stephen Schneider)相信,一个科学家在保持公信力的同时,是可以向非专业人士有效地开展气候变化传播工作的,但如何把握这种“双重约束”取决于个人判断。

当你的知识储备允许你发表一个明智的观点,并且你也乐意这样做时,效果往往比让不合格的声音充斥双耳要好。一般来说,弄清楚你是以个人还是官方身份来发言,将有助于受众理解你传递的信息。

作为一个IPCC科学家,区分何时应该代表IPCC官方身份以及何时应该代表具有自主权的专家身份来讲话也很重要。正如IPCC报告作为科学和政治之间的综合平衡,在作为IPCC科学家讲话时,应避免传播气候政策相关的个人观点,或者避免传递超出IPCC报告范围的观点。这对于保持自信以及保持在公众中的公信力都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作为一个IPCC作家,一旦明确了受众,决定了该使用哪种演讲身份时,就应该竭尽全力用工作和更渊博的气候变化知识使更多的受众参与进来。

 

二 将抽象的观点通俗化

尽管全球温度目标或大气温室气体浓度是讨论气候变化的首选指标,但它们不可能被大多数公众理解或视为与其个人相关,而仅关注抽象的全球性指标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反响。举个温度的例子,在世界的某些地方,如果2℃的升温意味着冬天将更加舒适,当地居民将乐意看到气候变暖发生。使用全球尺度的数字或者长期趋势带来的影响可能增强一种观念:气候变化问题是一个抽象的技术问题,而与人们的日常生活几乎无关。这容易让受众卷入所谓的“心理疏远”,即把气候变化误解成只是在某个遥远的地方与生活在遥远的未来的人们相关的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利用语言并通过某种方法来把你的科学置于和受众有关的地方非常重要(也叫“框架”)。所有的信息都通过某种方法来设置“框架”——简单的框架意味着通过特殊的方式,或者在某种意义上利用语言来表达一个观点。例如,太阳能电池板日益增多的使用可以被放在经济的框架中(就增产太阳能而价格快速降低来说)或者环保的框架中(就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而言)。在这两个框架下,注意力分别聚焦于问题的某个特定方面,同时,大量的研究工作致力于记载不同框架对公众参与能源和气候变化的影响。

比喻和类比是同类型的框架,它们提供了一种用熟悉的术语来认识不熟悉的事物的方法,运用这种方法可以更轻松地探索未知领域的知识。通过使用更熟悉的对象或语言来描述不熟悉的事物,尤其有助于我们认识非常抽象和复杂的问题,如气候变化。它们可以成为人们评估复杂信息的心理捷径,使气候变化信息更具包容性且与更广泛的公众相关。例如,在传播温室效应基本原理上,把温室气体比喻成“吸热毯”就是一个很好的比喻:燃烧化石燃料排放的温室气体会使毯子变厚,从而提高我们星球的温度。再如,把大气比作充满二氧化碳和其他温室气体的“浴缸”的想法也被证明可以增强公众对气候变化相关的政策行动的理解和支持。这里被理解的观点是即使我们“关掉水龙头”,现有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也会一直存在,因为浴缸不会突然变空。这可能是引入负排放技术理念的一种方式,它将设法降低浴缸中的水位。

 

三 与受众找到共同点

大量证据表明,公众对某个科学问题的看法与他们的专业背景或基本科学素养并不直接相关,如对气候变化这个主题。但这并不意味科学传播可以不以科学事实为中心,或者真相在某种程度上与有效的传播无关。科学事实是好的科学传播的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实现好的科学传播需要将传播者和受众的价值观相联系。

人们对气候变化的态度的养成,最根本的影响因素是他们的价值观(即生活中的指导原则,如“安全”或“平等”)和政治意识形态(如激进与保守,左倾和右倾)。在实际情况中,这意味着人们会根据其是否符合他们的价值观来“过滤”收到的信息,无论是对于气候变化还是其他主题。

这在一些英语国家中造成了气候变化的政治分歧。研究表明,政治“右倾”的人可能会拒绝气候科学家的结论,例如,需要迅速减少排放量来预防危险的气候变化。因为他们觉得这些结论会威胁他们的利益,如可能会被联邦或者州政府管制以应对气候变化。

科学信息的事实和数字应尽可能地建立在共同价值观的平台上:简而言之,尽量与受众找到共同点。例如,在分析公众对英国不断改变的能源系统的看法时,卡迪夫大学的研究人员确定了若干支撑英国能源系统改变观念的关键价值观:减少浪费,提高效率;环保,“自然”的重要性;安全、稳定且价格合理的能源;维护人们的自主权、选择权和自由权;一个体现诚实和透明原则的公正公平体系。

除与人们的价值观相关外,与个人兴趣点的联系也很重要,这意味着你需要了解受众可能感兴趣的事物类型。之后,你可以按照受众熟悉的术语开始对话,并将其作为一个平台来介绍事实、图片和统计数据,而不是以科学开头,然后解释为什么这些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受时间和资源的限制,传播者能够真正了解受众的程度有限。但是,当你准备一次演讲时,花少量时间来弄清该地明显的人口统计数据以及你正在讲话的地方的典型参与者,或者联系一个当地的朋友来把你所说的话和当地的忧虑联系起来,会大有裨益。

几点和受众建立联系的建议是:第一,研究一下你要发表观点的地域,在这个地方找一个与你的观点有关的事实或故事,以便与受众分享。第二,与当地社团组织合作。这是一种与你的受众建立联系的强有力的方式。从社团代表那里了解受众,以他们熟悉的术语开始你的演讲或活动。第三,在一些专业组织里,如农民工会,你可以和受众讨论天气和季节;在一些基于爱好的群体之中,例如,体育俱乐部、宗教团体,你也可以很轻松地谈论某个受众共同的话题。第四,在受气候变化影响的事物中,要善于了解受众喜爱或关心的事物。你可以与你的受众分享你关心和热衷的并且许多人都认同的事,然后分析气候变化给这件事带来的风险。你也可以围绕广泛的主题研究一些气候预测,与受众交谈气候变化如何影响他们喜欢的事物,例如,食物、风景、休闲活动或生物多样性。

 

四 讲述人物故事

在许多方面,IPCC都是史无前例的、不可思议的组织。但在历史上它一直被认为是一个枯燥的、官僚的,甚至是无法接近的组织,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科学背后缺乏“人情味”所造成的。IPCC的科学家是谁?他们有什么故事?在人类层面,IPCC运转牵涉什么?在描述研究结果和总结数据时,可以理解的是科学传播者总是试图保持他们的语言平衡不带情感色彩。但科学家的个人故事是非常宝贵的资源。例如,他们是谁,他们为什么做他们所做的,他们受到了什么启发和激励,他们关心和害怕什么?

故事,即以叙事形式呈现信息,提供了一种构建更加可持续和有意义的科学参与的方式,原因是人们更习惯通过故事而不是图表和数字来传达信息。运用叙事方式来传播观念在科学传播者中越来越普遍。相对于传统形式的科学传播(如事实清单或图表的使用),叙事形式的使用不仅帮助受众理解复杂和抽象的科学问题,而且也使科学更容易被记住和消化。如果这些叙述能使用受众关注点的语言,那么以叙事形式传播科学将会更加有效。

出于传播气候变化的目的,使用叙事形式意味着描述问题,列出其后果并谈论解决方案。包含最后的这个要素(谈论解决方案)是至关重要的,因为研究表明,如果人们没有如何应对气候变化风险的明确指示,那么气候变化会被以为是势不可挡的。为了把受众关联到你的故事中,你必须以受众熟悉的方式梳理结构。实现这一目标的一个简单但有效的方法是使用“而且、但是、因此”模板,也称ABT(And,But,Thus)模板。用这个模板可以把“冲突”和“解决”带到你的故事中。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们是故事结构的两个关键要素。

例如,本手册作者之一克利斯·肖(Chris Shaw))使用ABT模版讲述了一个私人故事:“作为两个男孩的父亲,我始终为能够与他们分享我小时候的经历和喜欢的活动而高兴,也会因为看到他们于温暖的夏日在大海里遨游亦或于冬日欣喜若狂地打雪仗而喜悦。而且,让我得到巨大安慰的是,我知道我们都是连接先祖和子孙这个不间断的链条的一部分。但是,当我把他们抚养成人时,我发现季节的变化被打乱了。我认为这威胁了我自身的幸福感,也威胁了我的‘好爸爸’形象。因此,我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做出了决定,为了了解我能够为正在发生的事情做些什么,我回到了大学,主修气候变化社会科学,并且现在我站在了你们的面前。”

 

五 传播科学共识

公众的科学素养普遍很低,而且历史证明,在IPCC报告中难以传达不确定性。大多数成年人的科学经验来自学校,因此许多人可能以二元方式看待科学。他们仅把科学当作一系列的事实和数字,而不是当作一种理解世界的方法,因为其充满了不确定性。对于以公众参与为目的的活动,如市民大会,科学家应该将重点放在叙述方法上,而不是对不确定性的详细定量分析。

一种简单的方法可以帮助科学家确保不确定性不会破坏令人信服的叙述,那就是在讨论不确定性之前关注已知的事物(即使这是“老新闻”)。由于科学探究的特征(经费总是花费在探索新领域而不是重复既定的事实陈述),在许多科学交流中,在强调共识之前,科学家通常会关注科学界未知的事情。但这可能会给人一种科学家对一个问题的基本事实缺乏一致意见的印象。通常情况下,科学的不确定性被公众误解为无知,同时可以确定的是,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公众成员极大地高估了与气候变化科学相关的不确定性,低估了科学的共识度。

举个例子,在论述气候变化与极端天气的关系时,错误的示范为:“虽然对当地的服务(在你说话的城镇)将会受到怎样的影响存在很多未知的地方,但气候变化可能会导致未来暴雨和洪水所带来的风险更高”,正确的示范为:“由于气候变化,暴雨和洪水所带来的风险将比现在更高,这些会扰乱企业和学校的秩序(在你说话的城镇)。”

一个表明主流科学家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的简单方法是,提及人类是气候变化的原因这一基本事实的共识度。最近,数十篇学术成果的综合分析指出了气候变化的严重性以及影响气候预估可信度的因素,作者们认为公众对科学共识度的判断具有重要作用。对于有关气候预测的观点,一些人认为只有科学共识是可信的。需要注意的是,简单地说明科学家之间就气候变化问题的共识度不会克服源于价值观和政治信仰差异所形成的根深蒂固的分歧,而将关于气候变化的共识纳入你的科学故事则可以成为一种有用的传播工具。

天气和气候之间的联系是一个有效开展传播不确定性的重要例子。极端天气事件提供了气候变化的切实证据并提供了讨论气候风险的机会,但讨论极端天气要小心谨慎:尽管面对“眼见为实的证据”,困扰其他气候传播地区的相同政治分歧就包括了极端天气事件。

这并不意味着气候传播者应该避免谈论极端天气事件。它们提供了讨论气候变化未来风险和影响的机会。问题是,如何有效地处理,并驾驭这个困难和充满感情的空间?更复杂的是,气候变化并非以同样的方式来影响所有的极端天气,因此答案往往比问题要复杂得多。但是通过小心和深思熟虑的方法,坚持科学,避免过度技术性的语言,讨论极端天气的已知联系可以是一种非常有效地将气候变化与我们日常生活联系起来的方式。

 

六 善用可视化

1. 摄影图像

你的语言会对人们如何从概念上认识气候变化产生强烈的影响,同样地,气候变化的“视觉语言”也极为重要。目前,一个狭窄的视觉词汇在公众心目中构成了气候变化:北极熊、融化冰盖、烟囱,以及环境抗议者潜在的极端画面。由于不能吸引受众,这不但会破坏推广活动的有效性,还会使为了吸引公众和传播气候变化的重要性所付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就和价值付之一炬。

气候可视化项目与公众成员一起在英国、德国和美国开展了研究,制定了一套更有效开展传播的原则,以及建立了以这些原则为基础的基于证据的照片库。

与IPCC作家的公众参与活动最相关的五项原则包括:第一,展示“真人”而不是表演的照片。一个表达了强烈情感的人是强有力的,但要使用真实的照片,而不是可能被视为噱头或被操纵的表演的照片。第二,讲述新故事。熟悉的“经典”画面,例如,北极熊、烟囱、砍伐森林,可能使人视觉疲劳而无动于衷。陌生的和更发人深省的画面可以帮助讲述有关气候变化的新故事。第三,气候影响在情感上是强大的。气候变化效应的画面可能是势不可挡的。将气候效应的画面与人们采取的具体的“行动”联系起来,可以帮助克服这一点。第四,展示地域气候影响。在地域气候效应的图像中展示具有可识别情感的一个人或一群人时,可能最有影响力。第五,了解你的受众。描绘了气候变化的“解决方案”的图像会产生最积极的情绪——无论是对于“右倾”还是“左倾”的人。

举个例子,在讨论“科学家、决策者和民间社会之间的国际会议在推动国际气候变化协议中的作用”这一主题时,一般的新闻报道和其他封面会展示全球领袖和匿名的全球性机构的代表坐在一排,他们作为谈判小组的一部分,正在对一个协议的不同要点进行谈判。问题是这些图像很熟悉,不会显示与日常生活相关的人和活动,并且没有任何明显的情感,不太可能在你的受众中引起强烈的反响,从而让受众错失了一个深度参与你的主题的机会。解决方案是访问“气候可视化长廊新-故事板块”网站(https://climateoutreach.org/climate-visuals/galleries/new-stories/.)去选择有事实依据的图像,这些图像展示的是现实生活中真实的人正在采取行动来响应这些国际活动所提出的发现和建议。

2. 数据可视化

数据可视化对于IPCC的工作是不可或缺的,IPCC内部有明确的愿望要确保信息有效地传达。虽然数据可视化通常包含与社会不同利益方相关的重要信息,但是对于非专家来说它们往往是难以理解的。

一份新的基于证据的报告制定了12项原则(https://tyndall.ac.uk/datavisuals)。这些原则反映了许多贯穿本手册的、根据受众来调整信息的方法。该数据可视化报告在首字母缩略词MADE中总结了这些原则:考虑你的消息(Message),你的受众(Audience),视觉设计(Design)及其评估(Evaluation)。

原则上为IPCC作者提出四点建议。第一,识别你的主要信息,明确你想要你的受众从可视化中能够带走的信息的内容。第二,评估你的受众的先前知识,尽量了解他们的信息需求,以及可视化如何满足这些需求。第三,考虑你的受众如何思考,确保你的受众熟悉你使用的视觉格式。第四,通过一个视觉草稿的测试来评估你的目标受众,如果你找不到合适的目标受众代表,就用与你的目标受众具有相似的知识背景的人来测试视觉效果。

 

本文略有删减和版式调整,点击阅读原文或者访问https://climateoutreach.org/resources/ipcc-communications[1]handbook/可下载原文。

作者简介

气候宣传工作小组(Climate Outreach)是欧洲顶级气候变化传播专家团队,主要成员来自政府机构、慈善机构、企业、宗教团体等组织,旨在搭建科学研究与公众之间的桥梁,帮助公众认识气候科学,提升公众应对气候变化意识。了解详细信息可访问网站:http://www.climateoutreach.org/.

 

译者简介

刘河清,理学博士,中国科普研究所与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联合培养博士后,主要从事气候变化领域科普创作及实践研究。

王大鹏,中国科普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研究方向为科学传播理论与实践,新媒体科学传播,科学家与媒体关系,国外科学传播研究进展等,并且专注于科学评论的写作。

 

本文转载自《科普创作》2019年第1期。

《科普创作》是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刊,以刊登科普科幻原创作品及评论为主,刊物为季刊,每年3月、6月、9月、12月的20号出刊,欢迎投稿订阅。投稿邮箱:kepuchuangzuo@126.com;联系人:姚利芬。

关于中国科普作家协会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是以科普作家为主体,并由科普翻译家、评论家、编辑家、美术家、科技记者,热心科普创作的科技专家、企业家、科技管理干部及有关单位自愿组成的全国性、学术性、非营利性的社会组织。

1978年6月,中国科协在上海召开了全国科普创作座谈会,茅以升、华罗庚、于光远、刘述周、高士其、董纯才、王子野、王文达、温济泽、王麦林、章道义等科教出版界领导人和科普作家、编辑家300多人发起成立了“中国科学技术普及创作协会”筹委会。

查看详细»

协会官方微信

微信二维码

文章部分访问量:549327人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协会微信
协会微信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