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中国科普作家网!入会申请

中国科普作家网 China Science Writers Association

中国科普作家网»作家作品»作品专栏»【我与协会】我在科普作协做点事——写给中国科普作家协会成立40周年

【我与协会】我在科普作协做点事——写给中国科普作家协会成立40周年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 焦国力 2019-12-21 09:39

 

作者简介

焦国力,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科普作家演讲团执行团长、科普演讲专业委员会主任,空军大校。国家国防教育师资库入库专家。中央电视台《防务新观察》栏目和央视《国防军事》频道特邀空军专家,“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特邀军事专家。北航继续教育学院特聘教授。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今年已经40岁了。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年纪。

在中国科普作家协会成立之初,我就加入了这个协会。那时,我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队伍里的一名青年军官。在军队里,我的工作从野战部队参谋到军校的教员,工作岗位数次变动,但是写作科普的愿望,始终没有改变。在那个变化的年代里,我写了大量的科普作品,特别是军事科普作品。这些作品在地方,在军队,都有一定影响,有些作品还在当地的报刊多次获奖。尽管如此,要加入中国科普作家协会,还是很有难度的。并不是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不愿意吸收我,而是部队有规定:现役军人加入地方协会是需要上级审批的。好在我所在部队的领导十分通情达理。他对我说:加入写作科普的协会没有问题!他大笔一挥,让部队的有关部门给我盖了部队的印章。当时的科普作家协会,名称叫做“中国科普创作协会”。很快,我的申请得到了中国科普创作协会的批准,我成了中国科普创作协会的一位会员(后改为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在这之后的30多年里我一直握着手中的笔,在不停地写作科普文章、科幻小说。这些科普作品和科幻小说,有些还获得了各种奖项。写科普成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拿起话筒讲科普

随着新世纪的到来,我们的国家更加繁荣,我国的科普事业也得到了充分的发展。2002年国家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普及法》,我们的科普工作有法可依。科普事业的繁荣也推动了科普形式的发展,此时社会上出现了很多科普演讲的团队。机缘巧合,我被“中国科学院老科学家科普演讲团”吸收为成员。在最初的几年时间里,我随着中科院的演讲队伍到祖国各地演讲,这使我产生了一个想法: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宗旨就是搞科学普及工作,科普演讲是科学普及的重要形式,能否把我们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的作家也组织起来,形成一个演讲的团队,开拓科普的新领域?我把这个想法向当时的秘书长居云峰做了汇报。他非常赞同我的想法,告诉我说:你可以立即组织人员,制定规则,成立团队。就这样,中国科普作家演讲团应运而生了,我有幸成为这个团队的牵头人。

中国科普作家演讲团,主要是以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为主体,同时吸收了中国科学院的一些科学家、国家部委的一些退休老科技工作者和大学教授。我要告诉大家的是:进入我们这个团队别想轻而易举。每个入团的团员,都是需要经过几道关口才能成为正式团员。比如,想加入我们团队的人员,首先要通过培训关。凡是要加入我们这个团队的人员都要经过科普演讲的培训,因为,无论是写作科普作品、搞科学研究、在大学的讲堂上讲课,和科普演讲都有很大区别,他们的路数与讲科普的很不相同。所以进入我们这个团队的成员必须经过科普演讲的培训。其实仅仅经过科普演讲培训还是不够的,还要有科普演讲的实践,每位加入我们团队的新成员经过培训后还要经过一次试讲,把自己演讲的科目从头到尾讲一遍,让大家评判一下。也就是说,你要出来走一走、走几步,这样才能看出你的演讲到不到位。我们中国科普作家演讲团成立十年来,进行过多次的科普演讲培训,极大地提高了团员们的演讲水平。同时,我们还多次举办“演讲沙龙”,组织团员进行经验交流活动。进入我们团队的第三关是需要学会使用演讲的武器——电脑。我们要求每个团员到中小学进行科普演讲,一定带上自己的电脑来开展科普演讲。很多学校反映,我们这个团队科普演讲表现得更专业。经过这样几次反复的训练,现在每个团员的科普演讲都十分精彩,他们的演讲受到了所到单位、学校的热烈欢迎。

近几年我们与北京科学中心、中国少年儿童出版总社、许多省市的图书馆、科技馆、科协取得了联系,进行了广泛的合作。我们的科普演讲足迹遍布全国(西藏除外)。中国科普作家演讲团团员们的科普演讲受到了广大听众的热烈欢迎。

在演讲的过程中,团员们还根据自己的学科,写出了科普作品。科普出版社为我们出版了一套丛书——《行走的科学故事》,受到读者的喜爱。有的读者评价说,你们这个团队拿起笔来能够写科普,拿起话筒能够讲科普。我们团队在演讲工作之余,还对科普演讲进行了学术性的研究,出版了《科普演讲,就该这么讲》这样一本理论性的图书。这本书也作为向中国科普作家协会成立40周年的献礼图书。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新一届理事会诞生之后,2017年,理事会决定要成立一个科普演讲专业委员会,我有幸成为这个专委会的主任委员。如今我和专委会的其他主任委员们共同为科普演讲团在工作着。

 

新媒体不能没有科普

什么是新媒体,刚开始我的认识并不清楚。随着手机的普及,我看到周围许多人都在使用手机观看节目,很多年轻的朋友已经很少看电视,甚至根本不再通过电视获取信息、进行娱乐,一部手机成了他们生活、学习、娱乐的主要工具。很多媒体开始进入移动终端,这应该就是新媒体的表现形式,这也是我当时对新媒体的粗浅的认识。

作为一个科普作家,我隐约察觉到纸质媒体或者说平面媒体,已经不能完全适应社会的发展,科普作家需要紧跟时代的发展,寻找新的科学普及的媒体和渠道。我尝试着联系一些新媒体,寻求与他们的合作。我联系了一家叫做“考拉FM”的新媒体公司,经过协商,我有一种制作音频科普节目、通过“考拉FM”的app进行传播的冲动。我将自己的想法向当时的石顺科秘书长进行了汇报。石顺科秘书长非常支持我的想法,十分赞成在新媒体上制作科普节目。他专门到“考拉FM”进行了考察,与“考拉FM”商定:在“考拉FM”上制作两档音频科普节目,一档节目叫“防务焦点”,由我负责提供稿件和音频文件,由“考拉FM”审查上传节目;另一档节目由时任科普出版社编辑的李英负责提供稿件和音频文件。

在新媒体上制作和播出音频科普节目是一种新的尝试,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科普作家们都没有做过这样的节目。每档节目都需要有人来写稿,还需要有人来播出,“考拉FM”有人负责后期制作。我把这个情况汇报向石顺科秘书长进行了汇报,最后决定成立一个新媒体委员会,尝试制作音频科普节目。就这样,我们科普作家协会有了一个“新媒体科普委员会”。“防务焦点”音频节目播出了270多期,受到听众的喜爱。2016年统计听众达到700多万人,很多听众给“考拉FM”和我本人来信或网上留言,对利用新媒体进行科学传播给与了充分肯定。李英制作了30多期节目,后因某些原因停止了节目的制作。“防务焦点”节目也因为种种阻力,无法继续制作。我也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科普演讲团的工作中,新媒体上的科普暂告一段了。

我与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结缘30多年,也算是一名老会员了,但是,30多年这还是一个年轻的数字,我要跟随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的脚步一起向前走,为我国的科普事业继续做一点事情。

 

本文为“我与协会40年”——中国科普作家协会成立40周年征文作品。

 

(写于2019-9-13夜)

关于中国科普作家协会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是以科普作家为主体,并由科普翻译家、评论家、编辑家、美术家、科技记者,热心科普创作的科技专家、企业家、科技管理干部及有关单位自愿组成的全国性、学术性、非营利性的社会组织。

1978年6月,中国科协在上海召开了全国科普创作座谈会,茅以升、华罗庚、于光远、刘述周、高士其、董纯才、王子野、王文达、温济泽、王麦林、章道义等科教出版界领导人和科普作家、编辑家300多人发起成立了“中国科学技术普及创作协会”筹委会。

查看详细»

协会官方微信

微信二维码

文章部分访问量:898677人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协会微信
协会微信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