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科普作家网!

简体中文

中国科普作家网

中国科普作家网»作家作品»作品专栏»【科幻作品】完美的一天

【科幻作品】完美的一天

“科普科幻青年之星” 地瓜 2018-05-15 11:43

1

单调的秒针声充斥在鸦雀无声的教室里,一颗颗漆黑的脑袋时不时不安地涌动着。学生们都在伏案奋笔疾书,老师则在讲台上踱来踱去。

勤奋的秒针拖着慵懒的时针,最终指向了10:00,继而走廊里刺耳的铃声响了起来。

老师说:“时间到了,交卷。”

起先,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果断站了起来冲到讲台前交卷;接着越来越多的同学不情愿地站了起来,慢吞吞地走到讲台前交卷。

最后一个交卷的是最后一排的一个男生。他把一根黑色中性笔装入笔袋,背着包站起来,悠哉地走上前,递上了卷子。

老师接过来,瞟了一眼他的试卷:“柏楠,就做了这么几道题?”

柏楠不言语,径自走出教室,身后的老师一脸错愕。

柏楠走到教室外,从书包里翻出一本书,飞快地查了几个知识点,然后开始摆弄自己的手表。接着,他掉头走回空无一人的教室,走到最后一排刚才的位置坐下。

刚才交了卷的同学们陆续走进来坐好。

老师抱着一摞试卷走进来:“请大家把与考试有关的书籍收起来。”

同学们纷纷照做,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老师把试卷发下去,走上讲台,抄起双手,看着台下的同学。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上面显示:08:00。他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妥。

柏楠从笔袋中取出一根黑色中性笔。他拿到试卷,看到题目,微微一笑。他动笔开始答题,他手腕上的电子表显示时间:08:00。

柏楠走出教学楼,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也太容易了。他想。

刚才在走廊里,他将手表从10:00调到07:55。只要把他的手表回调,他就可以回溯到过去任意时点,不管是一分钟,一天,还是一年。已经发生过的不复存在,一切从头开始。

柏楠很享受这种世界绕着他转的感觉。对他来说,人生就像是一场游戏,可以随意调取存档。

只不过,一旦有了重新来过的机会,追求完美就会变成一种强迫症。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柏楠想。我就是希望我的每一天都是完美的一天。

太阳愈升愈高,他在洒满树荫的路上渐行渐远。

当柏楠的手表跳到18:00时,他和室友老白正在宿舍里背对背上网。

老白突然头也不回地惊叫道:“听说了吗!有个女生跳楼了!就在刚刚!我去我认识她!”

这种事情虽然少见,但一年也总有那么几次。柏楠漫不经心回过头:“是吗?”

“是啊!你看!还有人在学校论坛上发照片。”

柏楠站起身走到老白身后:“这种照片也有人发?还没被和谐?”

“我估计快了,网管那手速就跟这辈子没有女朋友似的。”老白边说边飞快地刷网页,很多照片一闪而过。接着,仿佛有某种魔力一般,老白的页面偶然定在一张奇特的照片上。

柏楠的眼睛瞪大了。

这张照片上只有一只趴在地上的手,了无生气。只是,这只手的手腕上有一只手表,与柏楠的一模一样。

他回到座位上,陷入沉思:我在网上到处都没有搜到过这只表,可那个女生的手表和我一样。难道说她有和我一样的能力?

柏楠又站起身,走到窗边,眉头紧皱,心思凝重。如果我们都有这样的能力,那么对彼此有什么影响呢?

接着,柏楠想到了那个最令他费解的问题:一个每一天都很完美的人,有什么理由自杀?

老白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这人真是说没就没啊,今天半夜我还跟她打招呼,那时还好好的。”

柏楠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回头:“你见到她了?几点?在哪?”

老白未料柏楠反应如此之大,不由一愣:“啊?大概……12:20?就在237自习室。”

柏楠听完,急匆匆走出屋子,没有理会老白在他背后大声问他干嘛去。

在宿舍走廊里,柏楠把时间调回00:00。他打算亲自去找那个女生,一探究竟。

  

2

柏楠大约花了20分钟走到237自习室的门口,正好看见老白收拾书包,他前面不远处则有一个在看书的女生,女生面前工整地放着纸、笔袋、水壶。除了他们两人,教室里再无其他人。老白背上书包,经过了看书的女生,走了出来,正撞见柏楠。他微微惊讶地问:“柏楠?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宿舍复习吗?”

“来这复习效率更高嘛。”

“那好吧,我先走了!”

“嗯,晚点见”

道了别,柏楠要进自习室,可突然感觉不对。

“今天半夜我还跟她打招呼……”

这个突然出现的回忆让柏楠隐隐感到不安。他定在门口思索:奇怪,我刚才好像没有听到他打招呼啊?按理来说,除非我干涉,否则不会与上一次不同啊?

柏楠晃了晃脑子,看着女生,犹豫了一下,思考怎样跟她打招呼。

女生先抬头看见了他,仿佛被吓了一跳,有些慌乱。

柏楠忙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打扰。”

女生看上去在努力平复心情。她说:“没关系,是我反应比较剧烈。”然后她拿起水壶,喝了一口。

接着,他们的目光同时落在对方的手表上,女生的眼睛瞪大了,这一切都被柏楠看在眼里。

柏楠挥一挥手腕:“你认出它来了,是吗?”

女生冷静地点点头:“没错。我没想到还会有第二个人。”

柏楠一屁股倒坐到女生前面的椅子上,胳膊肘趴在椅背上看着女生:“既然互相认识了,我就直说了。你会在今天下午6点跳楼自杀,我想知道为什么。”

女生惊讶地问道:“我?跳楼自杀?”

柏楠有些不耐烦:“别搞得那么惊讶,你知道我是回溯回来的。对我来说,你已经自杀过了。”

女生冷笑道:“你以为我不是回溯回来的吗?”

柏楠吃了一惊:“什么?不可能!你已经死了,怎么会再回溯呢!”

女生不慌不忙地说道:“而且这不是我第一次回溯。我已经在这一天待了快一年了。通常是下午或者晚上,我就会回溯到0点。”

“一年?你疯了吗?你等一下,这太难以置信了。”

女生继续不慌不忙道:“这不是重点。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吓了一跳吗?因为在我上一个今天的下午6点从网上看到一个消息。”她顿了顿,看着柏楠:“你跳楼自杀了。”

柏楠几乎哑然失笑:“我?”

“对。所以猛然看见一个记忆中的死人,还是会被刺激到。所以我现在已经产生了与你一样的疑问:为什么你已经死了,还能回溯?”

柏楠满不在乎地摇摇头:“这太荒谬了,我从来就没死过。”

“我也没有。”女生神秘地微微一笑,“或者说还没有。”

柏楠无奈地站起身:“随便吧。”他看了一眼手表,“我上午还有考试,先回去睡觉了。”

老师抱着一摞试卷走进来:“请大家把与考试有关的书籍收起来。”

大家纷纷照做。

老师把试卷发下去,走上讲台,抄起双手,看着台下的同学。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上面显示:08:00。

柏楠从笔袋中取出一根蓝色中性笔。他拿到试卷,看到题目,呆住了,仿佛有一道闪电在他脑海中劈下。

怎么搞的,题目与之前的两次完全不同?

“柏楠,发什么愣呢?赶紧写,这题三个小时你能做完吗?”老师的声音骤然响起,犹如天边的滚滚雷声。

一同学愁眉苦脸地抬头:“老师,咱们考试只有两个小时呀!”

老师如梦初醒:“啊?是吗?那你们就更得抓紧时间了是不是?”

同学们纷纷抓狂,只有柏楠死死地盯住试卷。

这怎么可能呢?我什么都没做啊?为什么题会不一样?

柏楠走出教学楼,脸上疑云重重。他甚至不想立刻复习一下知识点然后回溯重考。等晚上的时候再把这一天回溯了吧,他想,我倒要看看我下午6点会不会挂。

当柏楠的手表跳到18:00时,他有点坐不住了。老白在柏楠背后用电脑,柏楠不时地回头看他,然后又看着自己的电脑屏幕。学校论坛上热闹非凡,排在前十的帖子依旧是表白、寻人表白以及秀恩爱,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这些大学生的日常叽叽喳喳会被一起突如其来的死亡所打破。

柏楠回头看着老白的后背:“我说老白啊,今天有没有出什么事啊——哎你干嘛呢?你怎么吃鸡呢?”

老白目不转睛盯着屏幕,射死了一个敌人:“关你啥事儿?”

柏楠很急躁:“不是,这个时候你应该是在……”

老白被爆头了。他没好气地扭头看着柏楠,翻了一个白眼:“干啥,杀你啊?”

柏楠一哆嗦,回到自己座位上,但没再刷论坛。他打定主意要找她问问明白。

  

3

00:20,柏楠走到自习室门口,看到那个女生还在原来的位置上看书,面前摆着纸、笔袋、可乐。可是自习室里不见老白的踪影,也没有其他人。

女生抬头,看见了他,淡淡地点点头:“你又来了。”

“你记得我?”

女生笑笑:“我十年也不会忘了你呀。”她拿起可乐,喝了一口,“何况才一个月。”

柏楠冲进教室坐到她前面,猛地拍在她的桌子上:“你说什么,你上次见我是一个月以前了?”

“差不多吧。”

“太神奇了,我以为一切都会回到我遇见你之前呢。”

女生竖起食指摇了摇:“世界并不是绕着我们转的,你还没明白吗?”

柏楠若有所思:“我明白了。我起初以为我能够把整个世界回溯,这样世界都还会按照既定轨道发展,而我却可以选择别的轨道。现在我知道你也可以选择自己的轨道。”

女生笑着点头:“不光是我们,所有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轨道。尽管他们的选择可能是随机、无意识的。”

“是吗?”

“你有没有发现,每次你回到所谓的‘原点’,即使你不进行干涉,接下来有一些事情也会发生变化?”

柏楠眯起眼睛思索:“没错……我经历了三次00:20,第一次,老白跟你打了招呼……”

“他跟我打过几次吧,不是每次都打。”

柏楠恍然大悟:“怪不得第二次我没见到他跟你打招呼!然后第三次,这次……”

女生环顾四周:“他压根儿没来。”

柏楠继续念念有词:“所以考题也会不一样……”他猛地抬头看着女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女生继续微笑:“我有一个猜测:你我每次使用手表回溯,虽然回到了‘原点’,获得了重新开始的机会,但同时也令全世界都获得了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于是这个时点将开启无穷多个平行宇宙,我们会随机地进入到其中一个宇宙——注意,平行宇宙的开启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我们回溯后,即使什么都不做,别人也会因为一些随机因素发生改变,就像老白,甚至你自己也是。”

柏楠若有所思:“这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比如说,”女生一边说一边画图,“你本来所处的是宇宙1。你从时间点2回到时间点1,就来到了一个岔路。假设这时有三种可能:进入宇宙1、2或3。根据我回溯这么多次的数据来看,你有很大概率会回到宇宙1,什么都不会变;你还会有一定的概率进入宇宙2,它与宇宙1很相似;你还有很小的概率进入宇宙3,它与宇宙1完全不同。

“当你刚刚使用这块表时,你不太可能发现还有宇宙3的存在,而宇宙2又与宇宙1太过相似,于是你以为回溯后,世界还按照既定轨道发展;但是别忘了,抛硬币1000次,正面向上的肯定会有500次左右——如果你像我一样,回溯过千万次,你就大概率会进入到那些完全陌生的宇宙。

“这些宇宙会发生你无法想象的小概率事件——考题不一样都是小儿科;我还见识过2017年中国房市危机、2019年美国总统遇刺、2020年外星人入侵、2021年核战毁灭人类呢!”

女生一口气说完,然后盯着柏楠:“哪怕你回溯一纳秒,未来都可能大不相同。”

柏楠喃喃道:“也就是说,回溯,其实是赌博。”

“没错。”

“那……我们跳走了之后,那条分岔上的我们呢?”

女生耸耸肩:“没人知道。”她眼睛一亮,“要不我们试试?”

柏楠正要说话,她就调整手表,突然不见了。连带着一起不见的,还有她的全部个人物品。她在这个世界存在过的痕迹完全消失了。

柏楠怔怔地看着空气,叹了口气:“疯子。”

墙上的时钟指向了01:50。柏楠双目微合,托腮沉思,似有些纠结。

我用两年的时间来过这一年,我已经离我当初的那个宇宙、那里的家人、朋友很远了吧……

回溯,其实是赌博……

会发生你无法想象的小概率事件……

柏楠越想越怕,突然发狠将手表摘下来,站起来走到垃圾桶边,把手表丢入垃圾桶。

柏楠坐回位置上,摸着光秃秃的手腕,有些不自在。他又看向垃圾桶。桶里手表的表带还在微微摆动着,幅度清晰可见,仿佛整个手表都活了过来。

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柏楠一激灵。是妈妈打过来的。

刚一接通,妈妈惊恐的声音几乎令他窒息:“你、你爸他,出、出车祸了!”

柏楠脑袋“嗡”的一下,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弯下膝盖,从垃圾桶里捡起手表,调到00:00。

  

4

00:20,柏楠和女生面对面坐着。

柏楠问:“你在这里待了多久?”

女生笑笑:“很久。”

“你为什么要反复地过这一天?”

“我想要完美的一天。”她顿了顿,“你为什么要回来?”

柏楠吞吞吐吐:“我……你走后我接了个电话,我爸出车祸了。我……我接受不了。”

女生又笑了:“我明白。你看,这就是为什么我也反复地停留在这一天。”

柏楠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完美的一天,是有代价的。”

女生点点头:“它的概率非常低,通常要回溯很多次,而且你还可能进入到很多更不完美甚至是噩梦般的一天。”

“这个代价值得吗?”

“值得。”

柏楠摇摇头:“你疯了。”

女生笑了,笑得有些诡异:“我疯了?那你呢?你觉得不值得,为什么要回来?”

柏楠一时语塞。

女生苦笑:“这条路走上就没法回头了。这就像是吸毒:起初,你有一个不那么完美的一天,然后你就用手表去寻找完美的一天。你用手表的次数越多,越可能碰上那些让你抓狂的一天,然后你不得不再用更多次……轮回无穷无尽,你在宇宙间漂泊,变成时间的囚徒。现在,你仍旧可以选择把这一天过完,然后过下一天,然后过再下一天。但是,你有勇气吗?你有勇气面对过去的遗憾,和未来的挫折吗?”

沉默。

女生挥动着自己的手腕:“这块手表把我们都变成了懦夫。但你知道我们差别在哪吗?我敢承认,你不敢。”

女生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柏楠脸色惨白地站起来转身望向她:“难道这样的日子没有终点?”

女生在门口停住,转过头,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柏楠:“原来我也不知道,但遇到你之后,我觉得可能是有的。”

“什么?”

“你有没有发现,我们的相遇是完全随机的。在我们第二次相遇时,对你来说,第一次见我是上个今天;而对我来说,第一次见你则是一个月之前的今天。”

“那又怎样?”

“如果我们之前就见过呢?你在网上见证了我的终点;而我,见证了你的。”

说完女生便走出门去,柏楠愣在原地。他忽然回过神来,猛冲出去:“等等!”

走廊中早已空空如也。

柏楠在走廊中狂奔、四处寻觅,但一个人都没有。

柏楠面如死灰,赶快手忙脚乱掏出手表,调到00:00。

  

5

00:20,柏楠发疯一般冲进自习室,里面却空无一人。

柏楠冲出教室,迎面差点撞上一对情侣。“不好意思。”他焦躁地说,抬起头,惊呆了。

是那个女生,和一个男生,两人都一脸迷茫地看着他。

柏楠定睛一看,女生的手腕上空空如也。

女生笑得如春天般温暖:“没关系。”她挎起男朋友的胳膊,两人与柏楠擦肩而过。

柏楠呆在原地,没有回头。

17:50,柏楠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屋内空无一人。

柏楠在床上深吸一口气。今天一天平安无事。

我终于找到了完美的一天。

柏楠蹑手蹑脚地爬下床。

我已经不记得我在这一天过了多久,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柏楠拿起桌上的手机,愣住了。上面有几个未接电话,还有老白短信:你忘了我们改下午考试了吗?

柏楠默默地放下手机,感到脑海中有一根弦绷断了。

当追求完美成为一种强迫症时,就很难摆脱它。

柏楠向窗边走去。

没有什么东西是完美的,我早该明白这一点。

柏楠走到窗边,抬头看着天空,窗上有天空的倒影。

但是我明白得太晚了。

柏楠来到阳台上。

她说她见证了我的终点,看来这就是了。

柏楠看着阳台下方。

很可笑,我以为我能掌控命运。

当一切都随风声而逝时,柏楠的最后一个想法是:如果一切重新来过,我希望我从没有捡到过这只表。

本文来源于“科普科幻青年之星”项目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协会微信
协会微信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