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科普作家网!

简体中文

中国科普作家网

中国科普作家网»作家作品»作品专栏»【理论】《微观世界历险记》打磨记

【理论】《微观世界历险记》打磨记

《科普创作》 寒木钓萌 2018-05-10 16:57

晃眼间,《微观世界历险记》从首次出版到再版已4年有余,回首当初的创作思路,也有了更多感悟。


《微观世界历险记》(中国少年儿 童出版社,2015年)

 

赶鸭子上架

5年前,《我们爱科学》的杂志主编让我写一套科普书,我欣然答应。然而几天后,她说,这套书是面向小学一二年级的。

我顿时傻眼,连连摆手,急忙推脱。如何去给那么小的孩子讲科普?我心目中那些无比有趣的科普知识,应该适合小学高年级乃至初中生才是。

也许,正是最初的这种没信心,让我在写这套书的过程中,时刻提醒自己:

注意难度!注意知识的难度!

注意使用到的每一个字,它是否生僻?笔画是否过多?

注意使用的每一个词,它对于孩子们是否陌生?

……

出版后,我从各种渠道了解到,这套书不仅既有小学低年级和高年级的读者,更有不少初中生。而可能的原因,愚以为主要是两点:故事和知识。

 

故事很重要

若是一篇1000字的文章,我们使用故事的手法进行科普,则难度超大。因为你的故事还没展开,字数就用完了。

而对一套15万字以上的科普丛书来说,如果都是科普知识而无故事,则孩子们难以从头到尾读完。

于是,使用故事便是一种较好的方式。就像一部吸引人的连续剧,很少有人看到一半,然后就不看另一半了。

毫无疑问,科普知识很有趣,但我们还需让它更有趣,因为这不是20世纪70、80年代,只要是纸张上有字,大家都会去读一读。现代社会,不仅有各种有趣的动画片,还有孩子们拿起就放不下的电子游戏。

然而现实是,科普作者并非编剧出身,他们的大脑里全是一些有趣且自认为很震撼的科普知识。你让他们去讲故事,他们会不屑。5年前的我,也这般幼稚。

幸运的是,当年的我得到了《我们爱科学》编辑部多位前辈的很多反馈和指点,这让我越发意识到:一个好的科普作者,他应该同时是一个好编剧。

必须讲故事,这又是另一种形式的赶鸭子上架。

《微观世界历险记》并非先有故事,才有里面的科普知识。那时的我,痴迷于原子世界的各种神奇,以及内部蕴藏着的魔鬼力量。

而家里的两岁男宝宝,他不喜欢大街上的蓝色宝马车,却异常痴迷于满身泥巴的挖掘机,原因很简单:挖掘机大,很大。

喜欢大,这可能是人类的本能心理之一。而要把原子世界的这种巨大能量告诉孩子们,就要讲 核裂变和核聚变,就要涉及质能转换,以及电子、 质子、中子等知识,对小学生来说,这太难了。

幸运的是,我可以慢慢来,至少有15万字可以掌控。

原子→原子核→质子、中子→夸克……

无疑,这是一个从大到小的过程。

于是,故事就这样定了,我要把5个主人公不断地从大变小,先是跳蚤、螨虫级别,接着是尘埃级别,再是细菌级别……就这样一路变小,直到光子。

如果孩子们喜欢那种从地面不断钻入、直到地心的故事,显然,他们一定也喜欢这种主人公不断变小的故事——这是孩子们从出生就带着的本能喜好。

故事的重要性毋庸置疑。我从事科普写作11年,越发认识到,文章的优劣不在于你在其中科普了多少知识,而在于有多少读者愿意沉浸在你的科普文章里。

百科全书式的书籍页页都是知识,但少有孩子在非需要时主动去读它。《哈利·波特》里面哪怕只有极少的一部分涉及正确的科学知识,但因为孩子们愿意看,也看懂了、学会了,那么,仅从科普的意义上来说,《哈利·波特》就大于那些百科式的书籍。因为,《哈利·波特》的读者太多了。

 

幽默有趣

幽默搞笑隶属于故事的范畴,因其重要,分开来说一下。

不少家长联系我,说他们的孩子特别喜欢“微观系列”,前后看了几遍,常常是看着看着就大笑起来。

家长的反馈让人欣慰。而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让科普故事变得幽默有趣?阿西莫夫给了我们答案。

在阿西莫夫的自传中,他这样说道:

“……我有这些想法是因为最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一个科学小说的作家,他的作品我非常的敬佩,在谈话中,他很尴尬地提出一个问题: ‘你的好主意都是怎么来的?’”

“……我很诚挚地回答:‘我怎么得到我的主意?思考,思考,不断地思考直到我几乎想要从窗口跳出去。’

“‘你也一样?’他说,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是的,就是这样。为了让孩子们能一口气读完《微观世界历险记》,并在读的过程中发笑那么几次,记得那时的我,有时早晨一睁开眼,就会进入构思状态。

举一个文中的例子,为了穿插“动量守恒” 这个知识点,我设置了这样一个情节,说的是师徒四人变成尘埃般大小,并在某个屋子里飘浮时:

家里尘埃太多,留在家里很危险,所以我们决定到野外去。

怎么出去呢?这是个问题。

八戒说:“窗户在南面,我们可以背对窗户,朝北面大口吹气。然后我们就能飘向窗户了。”

“嗯,这是一个好办法。”

悟空说:“寒老师,我们还可以用双手滑动空气,像仰游似的,游向窗边。”

“不错,我们现在两个方法一起用!”

于是,我们5人都拼命地滑动双手,同时还大口地吹气,不一会儿,我们5人开始慢慢地向窗边移动……

突然,轰的一声巨响,然后,我们几个又开始慢慢地远离窗户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八戒,你是不是放屁了?”小唐同学问。

“师父,我不是故意的。”八戒小心翼翼地说。

八戒刚说完,就被小唐同学揪住了耳朵:“我们几人大口大口地吹气,吹得我们头晕眼花。可因为你这一个屁,全白费了。请问你放的是大象屁吗?”

“师父,你别揪了。”八戒低着头,一脸惭愧,“如果下次还放,我保证会转过身放,助大家一臂之力。”

“哈,咱们的飞行,又多了一种动力。”悟空一脸高兴。

……

 

通俗的知识

对于孩子们来说,不存在哪些知识适合普及、哪些知识不适合普及的问题。

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是否找到一种合适的方式将它普及。

基于这种想法,在《微观世界历险记》撰写过程中,遇到高深的知识时虽会有忐忑,但我更多的还是想办法采用一些形象化的方式将其处理好。对于孩子们来说,如果一个段落读起来没有画面感,这就不是一个好段落。

比如这套书中,下面的段落愚以为是很有画面感的。

战场上的联络兵——树突状细胞

树突状细胞是人体中一种非常重要的白细胞。平时,它们就像巡逻兵一样,在身体各处到处转悠。如果发现病毒,它们就会扑上去,吞掉这个病毒,并在体内对这个病毒进行加工,提取病毒的特征“碎片”,并把这个碎片扛在自己肩上,然后,它们开始长途跋涉,去寻找并联络可以对付这种病毒的T细胞。

树突状细胞在身体内的这种神奇功能,是被一个叫拉尔夫·斯坦曼的科学家首先发现的。2011年10月3日,瑞典卡罗琳医学院宣布,拉尔夫·斯坦曼获得2011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一半奖金,另一半奖金由另外两个科学家共同获得。

科普的核心之一是通俗,而能有多通俗,这通常取决于我们愿意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微观世界历险记》中,其中有一册专门讲述身体内的各种白细胞,如T细胞、B细胞、记忆细胞、自然杀伤细胞等。如果我只是简单地查阅各种细胞的大概功能,然后就匆忙动笔写,整个故事无疑将失去生动。显然,如果认识得不够透彻,我就不可能在故事中大胆地驾驭它们,编织它们。万一错了呢?

有的科学知识过于复杂,需要很多的基础知识才能看懂,此时,实在是难以用一种形象化的手法将其讲述。没有关系,跳过去便是。不在于这套科普书涉及了多少知识,而在于孩子们读懂了里面的多少知识。

 

换个角度

给孩子们介绍科普知识时,如果都是采取说明文的形式,则孩子们接受程度就会较低。此时,如果可以的话,变换角度,让科普的东西自说自话,则更吸引小孩子一些。比如《微观世界历险记》中,有一个标题为《水分子的抱怨》的知识板块,我是这样处理的:

是的,我叫水分子。我有一个西瓜模样的大脑袋,还有两只苹果一样的小圆脚。丑?那是你眼光有问题!实际上,我可爱得就像米老鼠。不信你把我倒过来瞧一瞧,你看,我像不像米老鼠?

如果你们允许我说一句话,那么我只想说: “我很委屈!我们分子很委屈!”

你听你听——“动植物都是由细胞构成的!”

有没有搞错?好像没有我们分子什么事似的。但你可知道,所有细胞都是由分子构成的!

……

综上,就是《微观世界历险记》的基本写作思路。回首这套书,它有不足和遗憾,当初对故事的重视程度还不够,这种从大到小的故事架构,其实还可以更引人入胜一些,当然,这也会耗费更多的篇幅。而里面的科学知识,其实还可以再少那么一些些,密度不要那么大。

孩子们还小,匆忙地告诉他们更多,与让他们对科学更感兴趣比起来,后者更为重要。

 

 

作者简介

寒木钓萌,从事科普创作10多年,出版过《百变马丁发明发现故事:地狱岛上地球人》《数学西游》等作品。作品《微观世界历险记》被科技部评为2016年全国优秀科普作品。

本文转载自《科普创作》2017年第3期。

《科普创作》是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刊,以刊登科普科幻原创作品及评论为主,欢迎投稿订阅。投稿邮箱:kepuchuangzuo@126.com;联系人:姚利芬。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协会微信
协会微信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