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科普作家网!

中国科普作家网

中国科普作家网»作家作品»作品专栏»科幻打开儿童想象的翅膀 ——“刘慈欣少儿科幻系列”赏析

科幻打开儿童想象的翅膀 ——“刘慈欣少儿科幻系列”赏析

中国艺术报 杨辰宇 2018-09-29 09:14

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的作品集“刘慈欣少儿科幻系列”图书近日由科学普及出版社正式出版。“刘慈欣少儿科幻系列”收录了刘慈欣众多作品中适宜少儿阅读的二十八部精品力作,全套六册。

人物塑造的饱满性

刘慈欣曾说: “科幻文学并没有抛弃人物,但人物的形象和地位与主流文学相比已大大降低。 ”尽管如此,细品大刘“少儿科幻系列”作品中的人物,一个个却血肉饱满,形象鲜明。在人物形象上,刘慈欣善于通过外貌描写来烘托、暗示人物性格,并嵌入行文的内在逻辑。例如, 《天使时代》里菲利克斯将军和林肯号舰长布莱尔将军:“前者身材颀长,一派学者风度,后者粗壮强悍,是一名典型的老水兵。 ”同是将军,却气质迥异,这为后续的情节发展也埋下伏笔。同是接受抓捕桑比亚“基因个体”的命令,后者只是单一执行,前者却对依塔博士的研究表达出自己的思考与见解,虽然想法不同,但依然执行命令,履行“军人的天职” ,既展现出二者的同中有异,又兼顾到二者的异中有同,尽显作者刻画人物的丰满度。

“丁仪”这个形象在“少儿科幻系列”中频繁出现,多被塑造成一个有着科学信仰的精英,是刘慈欣心中一类科学家的代表,丁仪取自“定义”的谐音,代表着作家对科学真理的某种极致性追求,尽管身份、角色相仿,但比较起来,仍有些许不同,例如《宇宙坍塌》 《微观尽头》 《朝闻道》中的三位丁仪,同样拥有对科学真理殉道式的热忱,有的恃才傲物、有的犀利客观、有的充满为人父者的温厚,这就使一个类型化人物也变得异常生动,深入人心。

叙事技巧的多样性

刘慈欣的作品善用多种叙事技巧表达,令人读来口齿生新。比喻是作者常用的手段之一,例如,描述桑比亚的旱情:“那也是一个大旱之年,大地像一个满是裂缝的火炉子”( 《天使时代》 ) ,令人身临其境地感受到大地之破碎与灼热。隐喻和暗示也常嵌入其中,如“这位年过五十的黑人穿着桑比亚的民族服饰,那实际上就是一大块厚实的披布,他骨瘦如柴的身躯似乎连这块布的重量都经不起,像一根老树枝似的被压弯了。他更深地躬着腰,缓缓向圆桌的各个方向鞠躬,他的眼睛始终看着地面,动作慢得令人难以忍受,使这个过程持续了很长时间。 ”

因为读者被设定是少年儿童,拟人化的手法也常被使用,冷冰冰的科技叙事巧借人性,更易被低龄段读者接受。例如《圆圆的肥皂泡》中等待复活之日的沉睡城市, 《混沌蝴蝶》里会孤独、会吃惊的克雷计算机。拼贴与套叠也会被不时使用,例如《微纪元》里太阳让人类等待“一秒钟”的笑话, 《时间移民》的《登幽州台歌》题记等,背后贯穿着整篇故事的叙述脉络。

刘慈欣对语言技巧驾驭的熟稔,在“少儿系列”中多有凸显,“为了苦难中的祖国,我扑动蝴蝶的翅膀……” ( 《混沌蝴蝶》 ) 、“你那儿的生活真好” ( 《带上她的眼睛》 )同样的话语反复出现行文中,不但没有拖沓累赘之感,反而扣人心扉,余音不绝。作者还巧用语言制造画面感,使抽象的场景具象化,让枯燥的科技变得色彩斑斓。

深入浅出的知识性

与《三体》不同,“少儿科幻系列”的作品根据少儿群体的心理特点,筛选出来的故事在贯穿作者以往“硬科幻”的风格下,更侧重对教育普及性的延伸,一些作品已获得主流教学的认可。从系列作品中,可以看到刘慈欣对当前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天文学、航空航天学、医学、心理学、光电、核武器等方面的研究成果、研究动态有着较为广泛的了解,作者将高科技知识密集地穿插在行文之中,如像素制导导弹、纤维镜、利用基因工程制造的“飞人群” 、飞马、可采集脑电波的传感眼镜、微人城市、香蕉外貌的橘子果实、恒纪元、全频带段阻塞式干扰、中微子探地飞船等等,对这些高深难懂的科技词汇,作者像一部过滤器,采取不同层次的弱化手段,分层次加以说明,如对像素制导的舰空导弹的讲解式剥析,《微纪元》乳酸鸡、酵母猪、大肠杆狼的生动比喻,飞人、飞马的直观式描述,让孩子们阅读科幻作品的同时,引发其对未知世界的辽阔想象,激发他们的创新思维。

哲学思辨的深刻性

刘慈欣的“少儿科幻系列”作品除了“硬科幻”的文体特征和文学叙事的美学特征外,还具有深刻的思辨性,如对科学与人性的洞察,社会时政的针砭。 《地火》和《地球大炮》讲述某一科学技术在应用时,引发了灾难,多年以后方得善终。故事体现出作者对待高新科技,既热衷追求,又非盲目冒进,始终恪守理性的批判性态度。这种敏锐的观察和深沉的思考,也启发了后续的少儿科幻创作,如后期的星云奖作品陆杨的《绿星少年》 。

作者的思辨性还体现在从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对社会问题的全面呈现上,例如《圆圆的肥皂泡》 ,大处看是市长的坚持与丝路市的存亡,小处看是父女间的矛盾, 《天使时代》从大处看,是国际范围内的伦理关系与人类生存的原则,小处看,是桑比亚孩子吃饱的问题。再如作品中的人物对话,也往往语含机警,哲理暗藏。如“只要吃饱了饭,任何民族的孩子都能变得像天使般高贵。 ”“人类文明的基石是有饭吃,桑比亚人只是想吃饱饭。 ” ( 《天使时代》 )“鲸鱼也并不比您聪明!智力不是由大脑的大小决定的。 ”“就是没有太阳的能量闪烁,宏纪元也会灭亡的。你们对资源的消耗是我们的几亿倍! ” ( 《微纪元》 ) “现在的成功需要的是逼人的思想灵气,经验、毅力和使命感之类的不再起决定作用。 ”“我在过自己的生活,无私奉献并不一定能推动历史。 ” ( 《圆圆的肥皂泡》 )这一系列思考,是对人性底线的叩问、资源浩劫的反思、社会思潮的投映和自我价值的求索,出色的对话语言,正是作者思想深刻性、复杂性的动人体现。

少年强则国强,愿我们的孩子,通过阅读刘慈欣的作品,脑洞大开,展开想象的翅膀,自由驰骋。在不远的未来,如刘慈欣一样优秀、卓越,为了世界的美好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协会微信
协会微信

文章部分访问量:342415人次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