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科普作家网!

中国科普作家网

中国科普作家网»作家作品»作品专栏»【书评】试评李毓佩数学童话的文学艺术性

【书评】试评李毓佩数学童话的文学艺术性

《科普创作》 黄显宇 2018-09-29 10:12

2012年,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了由张冲先生主编的《中国原创科学童话大系》,收入了李毓佩的《梦游零王国》(以下简称《梦》)。

本文结合《梦》管窥蠡测,就标题的悬念性、情节的奇特性、形象的想象性、知识的思辨性、内容的人文性和趣味性等诸多方面作评述。李毓佩教授是久负盛名、创作甚丰的数学童话作家。在长达数十年,高达千万字的数学童话创作中,他已形成了独特的创作理念及风格。

 

标题富有悬念性

标题是孩子们阅读童话时,第一眼就看到的“眼睛”。因此标题既要注重体现文章的内涵,又要注重传达出文章的神采。悬念更是引人入胜的“吸铁石”。李毓佩《梦》中17篇的标题莫不悬念迭出,耐人寻思。以《梦游零王国》一文为例,这个奇怪的文字组合,让人看了不免一头雾水。“零”在孩子们的心目中,无非就是空空如也、一无所有的“穷光蛋”,怎么竟成了“普天皆是王土,四海皆是王臣”的一国之王?这个反差极大的、莫名其妙的悬念,势必会让孩子们按捺不住阅读文章的好奇心。再如《小数点大闹整数王国》,这个“黑乎乎,圆溜溜”的微不足道的小不点儿,竟敢大闹“组织严密,排列整齐,秩序井然”的强大的整数王国,他吃了什么豹子胆呀?至于《追零记》,是谁,又是为了什么,去追一个看似“穷光蛋”的“零”?再说《闷葫芦城》里究竟闷着什么奇珍异宝?《智斗活神仙》里又是谁,竟敢跟法术无边的活神仙斗智斗勇?而《有理数和无理数之战》里对立的双方为什么要交战?结果是谁输谁赢?《海龙王请客》中则用倒叙手法,将故事最精彩的结局“请客”,提前亮相到标题里。孩子们不免要问:海龙王为什么要请客?贵宾又是哪路神仙?而《沙漠小城里的奇遇》更是迎合孩子们的好奇心,一直把隐藏的答案当作吊胃口的诱饵。这一系列疑窦丛生的标题,无不以其各具特色的悬念,牢牢扣住孩子们的心弦,激发他们阅读故事的热情,促使他们在如饥似渴地把一个又一个扑朔迷离的大“问号”解答成一个又一个原来如此的大“叹号”的过程中,学习和掌握一系列基础数学的知识、概念和法则。

当然,作为一种手段,标题营造悬念并非故弄玄虚,目的是引发孩子们沿着悬念去寻求释念,进而去学好数学,感受人文。

 

情节富有奇特性

情节是建构童话的骨架,是演绎数学知识的载体,也是引领孩子们阅读兴趣的“向导”。

从《梦》的故事情节的谋划和构建中不难看出,李毓佩善于把握孩子们爱读故事的生理特点,通过丰富大胆的想象,构建新鲜奇特的故事,演绎数学知识的概念、法则和规律;也善于依据孩子们爱好探索的心理特点,通过奇特曲折的故事,讲述孩子们在学习中普遍存在的知识疑点、难点和必须掌握的知识重点。

应该说《梦》中每一篇童话都很精彩。《X探长》的神奇,《大战食数兽》的紧张,《熊虎决斗》的激烈,《沙漠小城的奇遇》里的惊险,以及《海龙王请客》里的大闹天宫、翻江倒海,无不以其梦幻般的独特故事情节,让孩子们领略童话故事里超凡脱俗的怪诞和合乎情理的神采。

《梦》通过主人公小毅的一场梦幻,带着孩子们认识了零王国里的所有人,他们一律只能睡在双层床的上铺,床板是“一条分数线”,而“下铺却一律空着”。就在小毅觉着又好奇、又好笑的同时,只听到零国王很严肃的批评有些孩子认为零就等于“没有”。殊不知零虽不能睡下铺、做分母,却能让正整数扩大,又能让纯小数缩小。而最让小毅感到惊喜又惊奇的是,零国王再三关照他,千万不能跟零热情拥抱做乘法,结果会“你也变成了零”。说时迟、那时快,谁知突然间,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零,竟然见人就拥抱,吓得小毅扑通一声摔醒了。这种故事情节,就这样在跌宕生姿的变幻中,饶有兴致地向孩子们普及了一系列关于零的相关知识。

再看《海龙王请客》,一共13节,采用章回小说形式,从仙石有多大,到金箍棒有多重,直到龙王赠珠,可谓首尾相衔,环环相扣;内容由浅入深,知识删繁就简,犹如一条纵观全文的金项链,系统地串起了关于圆柱形的体积和重量、公倍数和公约数、乘法结合率和分配率,以及分数的运算等一系列数学问题的解析规则和规律。其他诸如《大战食数兽》《奇妙的伸缩丸》等篇什,也都以其各自独特的艺术构思和新奇的故事情节赢得了孩子们的喜爱。

《梦》的情节有其不拘一格的独特性和随机应变的灵活性,即使在细节的处理上,也是变化多端,甚为精彩。《海龙王请客》第13节中,猪八戒变成小猪偷吃西瓜,老虎穷追猛打。八戒恢复原形,抡起钉耙就打老虎,老虎摇身一变,竟是孙悟空!瞧,仅仅只是一个细节性的片段,就被一变、二斗、三现形精雕细刻得如此峰回路转,妙趣横生。

 

形象富有想象性

形象,是科学童话鲜活的灵魂;想象,是科学童话腾飞的翅膀。

一则因为孩子们本身就具有丰富的想象力,童话必须要有的放矢,“适销对路”,孩子们才乐于接受和阅读;二则数学尽管无处不在地绽放出好玩的火花,但在孩子们的心目中,数字、符号是刻板的,法则、规律是抽象的。要将刻板化为鲜活,将抽象化为具象,通过活灵活现的角色让孩子们乐于阅读,通过栩栩如生的形象让孩子们易于理解,这本身就是一道并非轻而易举的多元化方程。好在李毓佩是位数学高手,凭着他对知识的特点和规律的特征有着熟而能化的理解和把握,丰富的文学想象和大胆的艺术联想,以神话和魔幻多种手法,借助零国王和1司令等众多的数字“演员”,熊和狐狸这些动物“大腕”,孙悟空、猪八戒和如来佛、海龙王这些神化的魔法,再加上小毅、小牛、铜头和铁蛋这些爱好数学的少年朋友们精彩的表演,借助所有这些富有想象的童话形象集结号的通盘合作,大大增强了《梦》的可读性和趣味性的艺术魅力。

仔细深入分析,这些充满活力和童趣的童话形象,大体可以分为以下两种类型:

其一,将数字和符号拟人化。数字0“鸭蛋形的脑袋,一根头发也没有”,但他整天张着嘴乐呵呵,人送外号“胖0”;数字1“浑身没肉,站在那儿就是一根棍棍”,大家都叫他“瘦1”;4的倍数是个无限庞大的隐形数字,作者便把它设计成一个有形的三条腿的怪兽,为了长出四条腿,就专门吞食4的约数;至于“+、-、×、÷”符号,则成了别在数字腰间的“钩子”;分数线则成了上铺的“床板”,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原本似乎枯燥乏味的数字和符号,无不根据各自不同的特征,变成了活蹦乱跳的可爱的童话形象。

其二,将童话形象人格化。这里又可分为两种类型:一类是数字形象人格化。零国王年纪虽然很大了,针对食数兽吞噬数王国无辜“良民”,国王不惜废寝忘食地“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又瘦又高的1司令则当即挺身而出,“率队出征”,要和怪兽“决一死战”。另一类是将神话形象人格化。诸如孙悟空、猪八戒、铁扇公主和牛魔王们,也都尽职尽责,以他们各自正面的亮相或负面的出场,完成了各自的角色任务,为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出了力、流了汗,为演绎知识的普及增了光、添了彩。

不同类型的形象塑造,初心还是在于让孩子们学习和掌握无比美妙和美丽的数学知识,同时接受情操和道德的磨砺和熏陶。

 

知识富有思辨性

引导和培养孩子们以动态的、发展的和对立统一的眼光,学习和感知数学知识,进而形成辩证的思维和方法,去认识和感知客观世界和事物,这本是科学童话应有之义,当然也是李毓佩数学童话十分关注和重视的亮点。

事实上,在数学王国里,逻辑思维和辩证思维犹如水银泻地,无处不在。有正数就有负数,有整数就有小数,有有理数就有无理数……人们往往舍本逐末,习惯于直观表面现象,但表面现象往往却是真假难辨。因此,在《梦》中,李毓佩总是着力从文章标题到故事情节,将逻辑思维顺理成章地渗透到童话的每一个环节。

孩子们限于年龄和阅历,难免会被假象所迷惑。一事当前,他们常常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比如面对数字零,他们往往是不假思索地“以为零”就等于“没有”。殊不知如果真的没有神通广大的零,那么,也就没有了数学发展的可能。同理,被零国王蔑视的小数点,竟能让“组织严密,排列整齐,秩序井然”的整数王国的“秩序来个大变样”,还能把比山高一截的660000立刻变成比凳子矮的0.066!这种对数字零和小数点本质的揭示和强调,对少儿思维所产生的冲击是颠覆性的,对引导和培养孩子们逐步学会用辩证思维和方法,透过现象看本质所产生的作用是春风化雨的,也是强而有力的。

 

内容富有人文性

阅读李毓佩的数学童话,我们不难发现,他是把传道、授业和解惑当成童话创作所追求的最高境界。他十分注重顺其自然地而不是牵强附会地,润物无声地而不是倾盆大雨地,循循善诱地而不是高台说教地把人文性的“传道”任务融入故事情节中,化入数学知识里。

在《大战食数兽》中,1司令挺身而出,率队出征。零国王甚至亲自挂帅,奋不顾身,终于彻底战胜食数兽。这种身先士卒的奉献精神,怎能不让孩子们感动!在《小数点大闹整数王国》中,微不足道的小数点不自卑、不怯战,信心满满并敢于向强大的整数王国挑战,这种不畏强手、自强自立的拼搏精神,怎能不让孩子们感叹!

这还不算,《梦》中的传道,甚至还水乳交融地融化在故事情节和形象刻画的细枝末节中。胖0恶作剧,要用乘法钩子把任何数都变成回不了家的0,瘦1则劝他不要再胡闹了,这就叫讲文明,讲规矩;胖0在听到瘦1规劝后,不免自责“有时候管不住自己”,这就叫知错就改,改了就好;排队买书,数小的排前头,1司令虽然身为“高干”,仍自觉排在比自己小的平民0.5的后面,这就叫遵章守纪,人人平等;坏狐狸偷鸡,小鸟们纷纷帮鸡妈妈盖三角形的坚固房子,这就叫一方有难,八方支援;零国王派数4去学习数学,他却跑到闷葫芦小学教书来了,零国王气得直摇头:“不能允许我的臣民在外面招摇撞骗”,这就叫安邦治国,以人为本;小牛破解了难题,列出了龙宫珍珠一览表,表示“要把龙宫的所有珍珠都取走”,笑着对惊呼的龙王说:“这些珠宝留在你龙宫又何用?拿出去还可以为人类造福”,这就叫胸怀世界,放眼全球,凡此等等,不胜枚举。

总而言之,窥一斑见全豹。《梦》中大量有关传道的珍珠玛瑙,无处不在闪耀着陶冶孩子们的道德情操的人文光彩,它们犹如阿拉丁的神灯,在照耀着孩子们走向爱祖国、爱人民、爱科学、爱学习的人生之路,培养着他们成为一代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新人类。

 

艺术富有趣味性

高尔基说:“儿童文学是快乐的文学。”数学大家陈省身曾为爱好数学的青少年题词:数学好玩。由此可见,怎样把包括科学童话在内的儿童文学,通过包括强化趣味性在内的多种艺术手法,营造成“快乐的文学”“好玩的数学”,应该是科学童话当然也包括数学童话作家们认真探索和实践的一个课题。

确实,儿童的天性就是好奇、好动、好玩。怎么把孩子眼中枯燥乏味的数学,转化成生动的童话故事和活泼的童话形象,让孩子们在快乐中学习数学,在好玩中学习做人,这是李毓佩数学童话甚为重视和竭力解决的一个问题。

李毓佩总是以一颗童心,力求贴近孩子们的心理和心灵,结合他们学习和生活的实际,引领孩子们到“好玩”的数学王国里去畅游,享受学习知识和放飞梦想的“快乐”。

这种“快乐”,在李毓佩的数学童话里,是随处洋溢、多姿多彩的。在《梦》里,李毓佩便借助拟人、变形、魔幻和更能适应孩子们性格特征的夸张等多种艺术手法,放大和强调描写对象的固有特点,深化和突出事物的本质特征,从而造就出强烈的童话环境和氛围,使原本平淡无奇的细节,通过夸张、幽默的形象和语言,营造出浓烈的艺术趣味。

比方说,微不足道的小数点,可以通过拟人化的夸张手法,把个头比山还高的庞然大物660000,唿的一声,变成比凳子还矮的0.066;神气通天的孙悟空,可以通过幽默化的夸张,把玉皇大帝的年龄通过简便计算得出莫须有的两亿两千六百八十万岁;至高无上的零国王,可以通过神奇的夸张,把自己的脑袋一拍,就钻进雪糕厂的一个小纸盒,再拍拍屁股,又立马恢复了高大上的原形。为了制服凶残的食数兽,身为一国之君的零国王,竟奋不顾身,一头钻进食数兽的肚子里。更加奇特和有趣的还有铁扇公主,为了报复孙悟空盗窃她的铁扇之仇,发狠要剁孙悟空几剑。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孙悟空非但不避让,反而主动将脑袋一伸,说:“你只管剁好了!”谁料到被几剑剁矮了的孙悟空竟哧溜一声,钻进了牛魔王的鼻子,疼得牛魔王嗷嗷直叫,逼得铁扇公主不得不服软求饶。类似如许神化又奇特的形象和细节、语言和行动,在李毓佩数学童话中可谓俯拾皆是。透过这些形象和言行,孩子们实际看到的何尝不就是他们自己的投影,不就是说出了他们会说或是想要说出的话,做出了他们会做或是想要做的事。

可见,丰富的想象、有趣的创意,让李毓佩的童话不论是从内容到形式,还是从形象到语言,都充满了孩子的童趣与思维。这就有效地强化了童话的灵气和艺术的趣味。当然也有助于孩子们在快乐中学习并爱上数学,在“好玩”中思考并走向未来。

作者简介

黄显宇,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作协会员,已出版《求索》系列诗歌卷、小说散文卷、童话卷,主编《王派(水浒)评论集》。

本文转载自《科普创作》2018年第3期。

《科普创作》是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刊,以刊登科普科幻原创作品及评论为主,刊物为季刊,每年3月、6月、9月、12月的20号出刊,欢迎投稿订阅。投稿邮箱:kepuchuangzuo@126.com;联系人:姚利芬。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协会微信
协会微信

文章部分访问量:307128人次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