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中国科普作家网!入会申请

网站已为协会会员开放的会员功能,欢迎各位会员注册及投稿!

不再提醒
关闭提醒框

中国科普作家网 China Science Writers Association

中国科普作家网»协会动态»【对话】科普创作的缘起和难点

【对话】科普创作的缘起和难点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 消息 2019-01-17 16:32

 

创作缘起:从需求出发

旭岽:先请黄导来谈一谈。您是广东卫视的导演,之前的作品偏文艺综艺,离科普有不少距离,但您今天的身份是科普书的作者,能谈一下当时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想到写这样很好玩的、不是一本正经的书吗?从通过电视做科普到写书做科普,这中间是怎样转换?

黄静宇:其实就是以懒人的思维去做科普。因为我们懒得做饭,所以有了外卖软件;因为我们懒得洗衣服,就有了洗衣机;我做这个科普也是以一个想怀孕的懒妈妈的角度去做的。它在表现手法上是不正经的一本备孕书,但科学是正经的。它有几点跟我绝对是身心一体的。我当时是一个想怀孕的妈妈,跟所有备孕妈妈的感觉一样。我结识了跟我一起合作的医学顾问孙玲主任。她有一个非常让她头大的问题:她每天要跟病人说一样的话,说无数遍。其实说再多,病人那短短几分钟里根本没有办法理解,然后会问更多的问题,而医生又没有办法进一步详细解释,很影响医患关系。所以她找到我做一些关于生殖医学的科普。这本书所有的内容都是根据真正有需求的妈妈来做的。

旭岽:谢谢。李剑龙老师,您是从小就对画画这件事情很感兴趣还是研究物理了之后,觉得画画这个事情可能更符合您的胃口?

李剑龙:我小时候喜欢看蔡志忠先生的漫画,也模仿他的画,我自己也编了很多故事,这个习惯一直持续到高中毕业。上大学后,我给自己的职业规划是去做科研,后来,我机缘巧合地加入了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于是便花了很多时间做科普。

在做科普的这段时间里,我发现有很多内容我已经很努力用比喻跟大家讲清楚了,但还是有很多人说没看懂,我觉得很奇怪。后来我想明白一个问题,其实理论物理学教科书也有很多图画,如果你把物理学家看的教科书或者论文里的图画全部删掉,那么物理学家也会说看了半天没看懂。所以,人类都是需要这么一个图画语言的,文字本身承载能力有限,所以我试着用漫画的方式去跟大家讲,发现更多的人能看懂了,于是我就用这种方式来做科普。

我们平时看手机、看电视,很多时候目的不是必须要学习什么,而是放松和消遣,这种需求下,要用更活泼的形式科普,不要让人有上课的感觉。所以,我们通过漫画创作还是能够解决大家很多问题,能够创造社会价值,这是可以成为一个行业的。

旭岽:张导,您能谈谈《飞向火星》的创作背景吗?

张敏:《飞向火星》这个节目是台里的创新任务,所以我们想改变过去的东西,尝试畅想的方式。假如人类上了火星会碰到什么样的问题,这些问题该如何解决?片子就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做出来的。

这部片子共六集,前三集国外的影视节目里有,后三集纯粹是独创的。人类到了火星上如何改造火星,我们表现的是人类的梦想和如何用现有技术来解决困难。从这个角度来说,节目是创新的。

旭岽:李鹏老师,《十万个为什么》应该是青少年科普的第一大IP了,请您谈一谈当时为什么会去做这个动画?

李鹏:机缘比较巧合。当时,科普正在朝精细化、互联网化发展。这种契机下,我们和少年儿童出版社进行了良好沟通,达成版权战略合作协议,我们作为主要出资方来制作这部动画。动画基本上以《十万个为什么》第六版为基础。少儿社是版权方,我们部门完成包括故事、人设、场设、物设等在内的前期创作,前期准备和创作一共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后期制作部分通过招标专业制作公司完成,历时8个月。

 

创作难点:如何讲好故事

旭岽:各位在创作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黄静宇:有,做一本书好难,但是在做之前一点都没有觉得。科普就是一定要找到一个完全跳出知识的故事逻辑,这样大家才都能看得懂。因此,写科普书的过程也是一个学习过程,要根据读者的需求来写,因此,需要大量读书,还需要了解科研的知识和过程。

旭岽:你作为一个亲身经历者,再加上有医学顾问科学性的把关,所以这本书很顺理成章的出来了对吗?

黄静宇:对,但是很费劲,我自己写、自己编、自己画,还要自己排版。我找了很多排版的同行们,没有一个人可以帮我排,因为这本书是一边写一边排,一边改一边画,每一页的排版都有区别,因为每一篇每一个文章都不一样,每一页的叙述方式都不一样,但又同为一体。

李剑龙:我觉得我最大的困难跟各位老师非常有相似性。如果单写一篇文章还好,但如果配上漫画,你会发现,必须增加很多元素。除了科学元素,你还得有漫画元素,如果你只是把画面和文字配在一起,它会变成一个PPT,还是不好看,因此还得考虑美学元素、设计元素,最重要的是你还得有故事元素。还得有梗,就要跟流行的、热点的、大家能看懂一些搞笑的东西联系起来。你必须有非常强的发散思维,把这些东西能够像厨师炒菜一样,巧妙地组合在一起。每次在做这样一些工作的时候,都会遇到一些困难。

另外一个困难是,当你把故事加进去以后,难度又增大了。我们曾经做过一期探索火星的绘本,我设想中国宇航员在2030年登上火星了,那么我让它在哪里登陆,我就得去找什么样的地形是可以登陆的;他在火星上辨别方向的时候发现,地球上的北极星在火星上不是北极星了,我就得保证他同时能看到地球上的北极星和火星上真正的北极星。这些都要考虑。

旭岽:张导,也想请您分享一下制作《飞上火星》这样投入很大的作品,遇到的困难是什么?

张敏:实际上最主要的困难李剑龙刚才说了,我非常佩服他,我是做电视科普二十多年之后才发现这样一个道理。这次制作《飞上火星》的困难有两点,第一,我这个节目做给谁看?首先领导要看。第二,我应该用什么样的表达方式?过去我认为,包括好多观众认为,科普节目先要传播科学知识。二十年前没有那么多的媒体,只有电视,你放什么我就看什么,你说一我就认为是一了,但是现在传媒的环境变了,受众有了更多选择,同一种知识有了更多的表达方式,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央视做科教节目感受到了危机。

在做火星节目的时候,我们做了一些大胆的尝试。我们的节目主要讲的是人类有一个移民的梦想。什么会驱使你产生这样一个梦想呢?有可能你只是凭空想,但更多可能会有一些危机,比如陨石会撞击地球。于是第一集的开头用了中国最有名的传说——女娲补天的故事。女娲补天到底有没有?这个观点科学界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但是也没有否定,所以就很冒险。我觉得这也算是一种突破。这样一种手法也是改变了我们过去从科学说科学的直来直去的表达方式。过去我们节目做出来,仅比说明书好一点,但是如果想把说明书变成一个特别吸引人的作品,不是一个人能做得到的,尤其涉及到你不熟悉的领域的时候。我们是做电视科普的,经常今天做基因明天就要做量子,所以我们在寻找一种尽量包容的表达方式,这也是我做《飞上火星》的另外一个负担,不要简单几期节目就完成了,而要打造一种模式,希望后边好多的叙述方式都是按照这个角度来的。

旭岽:所以可能科学性的部分更多请团队或者请专家把关,然后我们的摄制团队主要是抓故事性传播性。

张敏:对,但我选择专家不选大牌。科普首先是我得要听得懂,我才能想办法转化成让别人听得懂的,谁让我听得懂我就请谁来做专家,这是我的经验。但是到一些关键的科学点,必须要请大牌的专家,他的高度、格局会让这个片子更好。

旭岽:李鹏老师,您觉得整个创作当中的困难主要在哪?

李鹏:前面几位老师说完以后真的有同感,大家说到了科学性等等方面。我们这部动画作品本身就是讲一个好故事。《十万个为什么》这本图书的特点,就是通过知识点的一问一答来阐述的。所以对我们创作团队来讲,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如何讲一个吸引人的故事上面,这是创作过程当中最困难的部分,也是最有趣的部分。因为十几个人,整天就不停地头脑风暴,不停地讨论,然后推翻一稿又一稿。我们要先有故事,再想办法融入进去。

 

 

(本文根据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第五届优秀科普作品奖颁奖会上的访谈整理,有节选。整理人:张志敏 李莹 )

关于中国科普作家协会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是以科普作家为主体,并由科普翻译家、评论家、编辑家、美术家、科技记者,热心科普创作的科技专家、企业家、科技管理干部及有关单位自愿组成的全国性、学术性、非营利性的社会组织。

1978年6月,中国科协在上海召开了全国科普创作座谈会,茅以升、华罗庚、于光远、刘述周、高士其、董纯才、王子野、王文达、温济泽、王麦林、章道义等科教出版界领导人和科普作家、编辑家300多人发起成立了“中国科学技术普及创作协会”筹委会。

查看详细»

协会官方微信

微信二维码

文章部分访问量:384049人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协会微信
协会微信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