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科普作家网!

中国科普作家网

中国科普作家网»协会动态»“博物旅行与创作”沙龙回顾

“博物旅行与创作”沙龙回顾

博物课堂 消息 2018-09-29 09:38

2018年9月26日,由中国科普研究所、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主办,中国科普作家协会旅游科普与创作专业委员会承办的“博物旅行与创作”沙龙在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举办。本次活动为“繁荣科普创作 助力创新发展”系列沙龙第14期。

会议由《博物》杂志内容总监刘莹主持,主讲嘉宾有中科院地理所研究员张百平、《博物》杂志主编许秋汉、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副教授徐柯健、国家博物馆高级工程师张劲硕、自然行CEO赵超、文化旅行线路设计师冯玥及原中国观鸟会总干事关翔宇。会议还有来自科普研究所、科普作家协会以及博物旅行、创作相关行业的领导、专家们参与。

 

如何看待“博物旅行与创作”?

张百平:我年轻时曾去昆仑山考察,记录所见所闻,并在报纸上连载,这算是我个人的博物旅行和写作开端。去年,我开始参与中国南北过渡带考察。众所周知,南北过渡带承载着我们国家很多生态、气候问题。而我在考察时会随时把当天的动植物、美景分享到朋友圈,将自己的思考写成文章,发在公众号“山地GIS”上。我对中国上古文化很感兴趣,结合我的专业,我发现地理研究是探索和佐证中华文化起源地的一种重要手段。毕竟关于远古文化,我们的文字、物质遗留太少,而神话传说中有真实的部分,但大多还是和今天我们认知不同,有些记载也有差异。因此,我提出要综合关注地理、博物知识、神话等,用现代地理研究方法研究古文献,同时应用地理的观念去考证研究结果。我认为这个理念也是博物旅行需要重点关注的。

许秋汉:我每天都在思考博物旅行与创作的问题。我认为做博物旅行和创作一定要回答一个问题:什么是最有意思的?从实践经历落实到科普创作的过程,就是把知识传译到纸面上。我们和在座的许多朋友都合作做过博物旅行和活动,我们自己也有微信、微博,并拥有大量粉丝。其实《博物》的受众范围很广,各年龄层都有。但分析自己面向的人群后,我们的杂志还是定位面向青少年,因为其他成年人也可以在这里满足自己的童心或者知识需求。所以,博物带给大家的快乐可以分几种:第一,自然万物给人带来的天生的快乐;第二,在没有牢固的知识储备时周围的人、活动的气氛带来的快乐;第三,获取知识和能力带来的快乐。那我们下一步就要思考什么样的博物旅行最快乐?什么样的项目最有市场?

徐柯健:现在国内的博物旅行和创作的氛围越来越浓。很多人在旅行的过程中讲故事,还有一些媒体通过图文、视频创作等分享宣传博物学。和国内相比,国外做博物科普的硬件设施可能不如我们,但他们更注重教育,比如研学旅行,这一块比我们做的好。因为不是拿一本书去旅行就算研学旅行了。暑假时我儿子参加的一个学校组织的研学,但回来之后并不是很快乐。他反应活动单一、参与性低;老师要求太严格,气氛严肃,下次不会再参与。所以我在想博物旅行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跟传统旅行比,博物旅行多花的钱值不值?

张劲硕:关于博物旅行,我提倡重新体验。我们读过很多博物学的书、历史资料,那能否让孩子们重走这些大发现的路线呢?我们可以基于博物学知识设计内容和路线,在有价值的地点(不一定是景点),通过有价值的方式(可能很原始)去体验。而做好博物旅行,首先要有一个优秀专业的领队。我认为博物旅行是一个高层次的东西,需要去分享知识,或者至少要出一些有内容有质量的资料,如书籍、鉴定手册等。这方面很急需。博物旅行与创作是相辅相成的,正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有博物知识才有出去旅行的诉求,有旅行经历才有创作的营养。我在带队旅行时,很多人一开始不了解这个地方意味着什么;而在我讲解之后,人们的观念会改变,反过来会影响他们阅读我们的宣传手册。总之,我认为博物会让人变好,因为人的本质属性就是自然。博物学在中国一定会越来越火。

赵超:我想谈一些对行业的思考。首先,博物旅行、科普、创作是消费升级大背景下必然的发展。其次,博物旅行和一般旅行的不同,是给给客户带来的价值,这种价值是个人成长、提升格局、开阔心胸,而这种价值又来源于我们无可替代的服务。我们和客户的相处与普通旅游公司跟客户的相处就不一样:一般导游与客户的利益不一致;而我们的领队希望把自然知识和理念传递给客户,客户也希望得到相应的知识,这就达成了一致。而在有了有好的体验之后,下一步就要思考如何通过博物创作传递我们产品的优势。事实上我们的客户参加活动回来之后写东西写的也很好,对我们博物旅行的行业发展也有正反馈。

冯玥:我做的主要是亲子文化、建筑游学。我的感受是博物活动对产品的基础设计很有挑战性,跟徐老师谈到的面对学校的某些机构设计的活动侧重不同,他们可能更注重安全性、知识性,而我们的产品更注重内容(知识、方法、形式等),并且从市场中获得口碑。活动设计中也要注重课程的体系,从专业书籍提取知识,从短线课到长线课形成体系。我认为博物旅行需要给孩子带来三个层次的体验:1、好玩2、获得知识3、知识的体验,兴趣的引导。博物旅行需要的是有专业系统知识的人,让孩子们在觉得好玩的同时能获得知识。但事实上很多家长参加活动后自以为自己和孩子学会了知识,但过一段时间后只能记住很少的知识。所以我认为也许博物旅行的重点在于让他们体验自然的美好,提升自己的思想和兴趣。我希望孩子们在活动中去体验专家们是怎么获得这些知识的,从一个爱好者到专家的过程等等。这样的活动不一定能给你多少知识,但能引起兴趣、引你入门。此时加之相关书籍会有更好的效果。但现今国内低级科普到专业书籍间是有断层的,需要出版多关注这方面。

关翔宇:我从事博物旅行的体会主要有几点:1、互相的学习;在活动中不只是老师教学生,孩子们也能给我提出问题,带来思考。2、学会观察身边的自然的美,体验自然的美;我自己开始观鸟之后才发现北京不只有喜鹊、乌鸦,也有几百种鸟类,我在去全国各地旅行时也会随身带器械观鸟,形成了习惯。这都是开始观鸟之后收获的。3、更喜欢互动式的分享;我也认为得到知识不是最重要的,让孩子有感受、有兴趣更重要。这就要求我们找到合适的方式让孩子产生兴趣。

 

讨论与展望

1 希望国家能让高水平的博物旅行机构有更好的市场竞争条件,走进校园;

2 希望国家能建立一个有资质的机构名单,规范市场;

3 建议科普研究所可以多一些国内做博物旅行和创作的机构的调查研究,推动认证机制的建立;

4 希望科研和科普的结合更深入一些,不只是拿出成果知识做教育,而是让人们参与科研过程;

5 可以多找一些博物学发展的历史关键点,以此为契机进行宣传。


活动嘉宾合影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博物课堂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协会微信
协会微信

文章部分访问量:306507人次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